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無(wú)盡的希望假面騎士三龍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無(wú)盡的希望假面騎士三龍

狂風(fēng)微嘯資訊主角:維特,莫克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狂風(fēng)微嘯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無(wú)盡的希望》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維特莫克的小說(shuō)《無(wú)盡的希望》講述的是:由于對未知的恐懼,人類(lèi)想象出神靈,并甘當奴仆向之索取力量;出于對權力的崇拜,人類(lèi)制定了規則,用之約束同類(lèi)鞏固統治;又因為無(wú)盡的貪婪,人類(lèi)不斷的索取一切,卻意外地創(chuàng )造了文明。 人類(lèi)是愚蠢的,歷史總是相似的。翻開(kāi)人類(lèi)的文明史,即是一部戰爭史,為神明、為權力、為貪欲,人類(lèi)一次又一次拿起了武器指向了同類(lèi)。 如果不再信奉神明,突破了規則的桎梏,甚至沒(méi)有了人類(lèi)的貪念,一切會(huì )變得美好起來(lái)嗎? 這里是格洛尼...
更新時(shí)間: 2024-06-21 19:30:01
免費閱讀

  紡錘沙漠兇險惡劣,邊緣地區資源還算豐富,人類(lèi)無(wú)法涉足之地,成了魔物的樂(lè )園。沙棘鎮作為沙漠邊緣最后的人類(lèi)聚集地,居民們以打獵魔物為生,再由大大小小的商隊陸續把沙漠里的各種特產(chǎn)運送到全國各地,狩獵是百年來(lái)的傳統手藝。

  但不僅僅只有獵人會(huì )狩獵,遍布世界的傭兵也可以爭奪沙漠里的魔物資源。有些傭兵甚至不需要狩獵魔物,轉而直接狩獵攜帶戰利品的獵人,也就是俗稱(chēng)的“沙漠強盜”。

  只要不鬧得太大,傭兵工會(huì )通常也不會(huì )過(guò)問(wèn),畢竟戰利品上沒(méi)有署名,區區小鎮的獵人們還不足以告倒遍布世界各地的強大組織。

  “嚯,還有烤肉!”一道魁梧身影沿著(zhù)土丘下坡路緩緩而來(lái)。此人身上套著(zhù)深色皮甲獵裝,看起來(lái)是土角蛇一類(lèi)的鱗甲,柔軟卻韌性極佳,壯碩的體格把皮衣繃緊,在陽(yáng)光下反射出亮斑,看不到一絲褶皺,凸顯出渾身塊狀肌肉。背著(zhù)一柄等人高的寬厚雙刃斧,慢條斯理地邊走邊打著(zhù)哈哈:“這么客氣?連午飯都給預備好啦?”

  這人棕色毛發(fā),長(cháng)久時(shí)間未洗已經(jīng)粘在了頭頂,仿佛戴著(zhù)一頂油膩的皮帽。滿(mǎn)臉漆黑如炭灰熏燒的鐵鍋底,臉上痘坑密布,大麻子套著(zhù)小麻子,麻子中間還刺出幾根黑毛,就剩一雙眼白,咧著(zhù)一口黑黃相間的大板牙,看起來(lái)頗有氣勢,一看就不是善類(lèi)。身后還跟著(zhù)四人,皮甲也是差不多打扮,背著(zhù)的武器倒是各不相同,刀槍劍戟每人一件,臉上都掛著(zhù)陰惻的冷笑,貪婪地眼神直勾勾盯著(zhù)獵人們腳邊的戰利品。

  維特心中一萬(wàn)只沙漠梟鶚奔騰而過(guò),哭喪著(zhù)臉心里嘀咕:不是吧?這么倒霉!第一次打獵就遇到沙漠強盜?

  “各位大人!我們是沙棘鎮的日常狩獵隊,戰利品屬于整個(gè)鎮子,無(wú)權私下處置,還請各位高抬貴手!”莫克大叔在沙漠里混跡多年,這種事情雖然不常發(fā)生,但還算有些經(jīng)驗。

  抬出沙棘鎮當然是為了提醒這幾個(gè)傭兵注意后果,一來(lái)沙棘鎮就有傭兵工會(huì ),眼皮子底下的事多少有點(diǎn)約束力,二來(lái)如果得罪了沙棘鎮,以后會(huì )面臨無(wú)法補給資源的境地,對小傭兵團來(lái)說(shuō)得不償失。

  “哦!”黑臉傭兵不屑地嗤笑起來(lái):“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見(jiàn)者有份么?那么小氣做什么!”

  莫克大叔回顧四周的同伴,看見(jiàn)大家紛紛垂下頭避開(kāi)對視,心里也有了數,舔了舔嘴唇,擠出一絲微笑:“那,八二分賬可好?我們……”

  話(huà)未說(shuō)完,就被黑臉挑著(zhù)眉粗暴地打斷,扯著(zhù)嗓子尖叫:“八?二?”

  “那……那七三吧!”莫克大叔權衡著(zhù)雙方實(shí)力,自己身邊的獵人們要論狩獵魔物都是好手,可是和這些刀口上過(guò)生活的傭兵比,實(shí)力還是遠遠不如,最好不要起沖突。

  “哈哈哈!”黑臉大漢笑得嘴巴都歪了,身后四名同伴也樂(lè )得前俯后仰,像是看到滑稽的小丑表演,半晌才陰冷笑道:“大家出門(mén)在外,當然講究個(gè)圓圓滿(mǎn)滿(mǎn),十全十美呀!”

  莫克隊長(cháng)聽(tīng)到此處,心已沉了下去,壞了!

  “我們十,你們……”黑臉傭兵陰森的臉色透著(zhù)殘酷,刻意頓了頓喝道:“滾!”

  獵人們怒不可遏,紛紛握緊了手里的兵刃,但沒(méi)有人敢真真沖上去拼命。對面這些傭兵都是亡命之徒,很可能早已被傭兵工會(huì )除名,不受法規約束。獵人們雖然憤怒,但知道孰輕孰重,戰利品比起人身安全,理智上很容易做出取舍。

  “留下東西就可以滾了!”黑臉從背后取下了那柄駭人的雙刃斧,搖頭晃腦擰動(dòng)頸部,發(fā)出咯咯噠噠骨骼相挫的聲響,語(yǔ)氣傲慢不屑:“聽(tīng)到老子說(shuō)話(huà)沒(méi)?”

  莫克大叔低聲招呼同伴們轉身離開(kāi),留下一地的戰利品,雖然獵殺這對巨型水晶毒蝎從追蹤開(kāi)始消耗了一天一夜,但不足以用鮮血和生命去換。

  “那個(gè)黃毛小子,老子讓你帶走午飯了嗎?”破嗓門(mén)在身后又一次響起。

  維特端著(zhù)手里的烤肉,牙齒咬得嘎吱作響,欺人太甚!魔物材料被搶倒算了,反正自己還不是正式獵人,沒(méi)資格參與分配,可是手里的烤肉真真切切是自己的收獲??!

  “給他們!”莫克大叔皺著(zhù)眉,低聲勸說(shuō)道:“忍一忍,風(fēng)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

  維特深呼吸了一口,平復心中怒意,才不甘心地轉過(guò)身,一步一步緩緩走回去,也不看對方眼睛,低著(zhù)頭一伸手,將一包烤毒蝎肉抬手遞給黑臉傭兵。

  “啪!”黑臉傭兵手一揚,一包冒著(zhù)香氣留有余熱的烤肉被打落在地,翻滾間頓時(shí)粘上厚厚的沙土。

  未等維特為烤肉叫屈,黑臉抬起一腳就踹向了眼前的少年。

  攻擊太過(guò)突然,維特還在關(guān)心遞上的烤肉,黑臉傭兵的硬質(zhì)皮靴底已經(jīng)結結實(shí)實(shí)踩中了維特的腹部,踹得瘦弱少年貼著(zhù)地面著(zhù)倒飛出去,一屁股重重地落在沙土上,余勢不減又倒翻好幾個(gè)跟頭,才趴在灼熱的沙礫上動(dòng)彈不得。

  痛!肚子上傳來(lái)巨大的沖擊力讓維特感覺(jué)五臟六腑都快碎裂,劇烈的疼痛感壓迫得喉嚨無(wú)法發(fā)出聲響。

  獵人們趕緊上前攙扶起維特,卻依舊敢怒不敢言,只匆匆架著(zhù)維特往遠處跑。

  “哈哈哈!”黑臉大漢和四名同伴看著(zhù)灰溜溜離開(kāi)的獵人們,猖狂大笑起來(lái):“老子點(diǎn)名要的東西,你也敢碰?”

  莫克扶著(zhù)維特往遠處挪,一半心疼一半埋怨:“你呀!幾塊肉而已,吃虧了吧!”

  半晌沒(méi)聽(tīng)到回答,因疼痛而劇烈喘息的聲音讓莫克憂(yōu)心忡忡,鎮長(cháng)的寶貝孫子千萬(wàn)別出什么岔子,否則回去可不好交代!

  “停一下,莫克大叔!”維特終于喘勻實(shí)了,心里也有了底。黑臉應該和莫克大叔差不多實(shí)力,約莫四階武士,自己這打了折的三階武士受了一腳還不至于廢掉。

  “趕緊走,這幫強盜還在后面呢!”莫克稍稍往后瞟了一眼,已經(jīng)走出百米開(kāi)外,還是能看到對方貪婪可憎的嘴臉,不過(guò)此時(shí)對方注意力都集中在戰利品上,對于離開(kāi)的獵人們毫不關(guān)心。

  “他們領(lǐng)頭的黑臉也就四階武士,為什么要讓給他們?”維特咬著(zhù)牙,依次看過(guò)四周的獵人,這些獵人雖然只有莫克到達四階,但是其他人三階的實(shí)力還是有的,人數占優(yōu),為什么反而要逃走?

  “小聲點(diǎn)!這不是級別的事!”莫克攙著(zhù)維特又加急了幾步,仿佛擔心維特的聲音傳到傭兵們的耳朵里,有些惱怒地責備道:“這是值得不值得的問(wèn)題!刀劍無(wú)眼,何必為了點(diǎn)材料去拼命?”

  “嘿,一腳被踹掉半條小命,還想著(zhù)打回去呢?”另一名獵人不屑冷笑道,眼前這二世祖和他老子一樣沒(méi)譜,就喜歡打腫臉充胖子。

  “如果那個(gè)黑臉死了,你們敢不敢去拿回材料?”維特沒(méi)有理睬同伴的嘲諷,反而環(huán)顧四周認真問(wèn)道:“你們七個(gè)人,不會(huì )怕了剩下四個(gè)吧?”

  “誰(shuí)他媽怕了?”被人指出心里的恐懼,這比打臉還讓人難以接受,自然不能承認,獵人們嘴上倔犟起來(lái):“要不是帶著(zhù)你,我們早上去拼了!”

  “哼!好!”維特掙扎著(zhù)站直身體,冷哼一聲:“給我弓箭!那個(gè)黑臉交給我?!?/p>

  眾人一陣唏噓不屑,嘴硬有什么用,都到跑這里了,才敢發(fā)狠打嘴炮,無(wú)能的表現!一人反嗆道:“別廢話(huà),乖乖跑吧!”

  沒(méi)人相信,這個(gè)虛弱得只能靠人攙扶的少年能有什么作為。此時(shí)已離開(kāi)對方兩百米以上,獵人們的牛筋弓最遠也就射個(gè)兩百米,對方有皮甲獵裝防護,強弩之末哪還能破甲傷人?更何況誰(shuí)有百步穿楊的箭術(shù)呢?

  “給我!”

  維特一伸手,從一名獵人背上拽下牛筋弓,剛要伸手再去取箭,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止在半路,莫克沉著(zhù)臉呵斥道:“維特!不要胡鬧!惹怒了對方,我們可不會(huì )再救你!”

  “你們先走好了!”維特甩開(kāi)莫克的手,倔犟地取出了一支菱形箭矢,邊搭弓邊說(shuō):“他搶了我的東西,總要付出代價(jià)?!?/p>

  莫克此時(shí)真是無(wú)語(yǔ)對蒼天,要不是鎮長(cháng)出面委托,誰(shuí)愿意帶這個(gè)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起狩獵?

  眾人都搖頭哀嘆,商議要不要直接拋下維特,大不了就告訴鎮長(cháng),他收養的孫子因為挑釁傭兵被打死了。

  “嗖!”

  一箭破空而出,既沒(méi)有去測看風(fēng)向和高度,也沒(méi)有仔細瞄準,就這么看似玩笑的一箭,嚇得眾人不敢多待,拖著(zhù)維特拔腿就跑!紛紛下定決心,如果還有下次,堅決不會(huì )再答應鎮長(cháng)帶這小子狩獵。

  “啊——”一聲凄厲的慘叫從背后傳來(lái),生生止住了獵人們慌亂急促的腳步。緊跟著(zhù)七嘴八舌的喧鬧和恐懼的怒吼聲傳來(lái)。

  “誰(shuí)射的!”

  “到底是誰(shuí)?”

  “人在哪?”

  人類(lèi)恐懼到了極致便是憤怒,此時(shí)黑臉傭兵已經(jīng)捂著(zhù)心口跪倒在地,血色的箭羽夾在指縫間,猶自微顫,猩紅的鮮血沿著(zhù)箭身不斷滴落,將身下一片沙土染成骯臟的暗紅色。

  傭兵們慌成一團,周?chē)究床坏綌橙?,視力所及的活物只有剛才溜走的那些獵人!可是這些人已經(jīng)隔了兩百米以上,是什么樣的箭術(shù)和強弓,能在這么遠的距離命中心臟?是不是也表示隨時(shí)能射中自己?

  四人面面相覷,略一停頓,也不用交流,撒開(kāi)腿便往反方向逃去!沒(méi)人是傻子,對方隱忍這么久才反擊,一定是有預謀!既然能在那么遠的距離射中黑臉傭兵的要害,同樣也能射中其他人,此時(shí)不跑更待何時(shí)?

  空氣如凝固般靜默無(wú)聲,獵人們呆呆地看著(zhù)眼前發(fā)生的一切,面面相覷良久,直到那四人跑出了視線(xiàn)范圍,才一齊看向躺在地上氣若游絲的維特,顫聲問(wèn):“你射的?”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