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修仙從入贅長(cháng)生世家開(kāi)始宋牧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修仙從入贅長(cháng)生世家開(kāi)始宋牧

天弦畫(huà)柱資訊主角:陸長(cháng)生,陸青兒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天弦畫(huà)柱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修仙從入贅長(cháng)生開(kāi)始》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陸長(cháng)生陸青兒的小說(shuō)《修仙從入贅長(cháng)生開(kāi)始》講述的是:陸長(cháng)生穿越仙俠世界,成為一個(gè)一窮二白,仙門(mén)落選的農戶(hù)少年。 好在有著(zhù)多子多福系統,只要開(kāi)枝散葉,培養子嗣,便可獲得獎勵。 于是,陸長(cháng)生選擇入贅修仙家族,開(kāi)始自己忌爭忌斗,廣結人緣,開(kāi)枝散葉,發(fā)展家族的修仙途。 時(shí)光輪轉,紀元更迭,無(wú)數仙道至尊,魔道巨擘,妖族大圣,天驕紅顏,從崛起到落幕,泯滅于歲月長(cháng)河。 唯有長(cháng)生陸家亙古不變,永世長(cháng)存,矗立于仙道之巔,與天地同壽,日月同輝。...
更新時(shí)間: 2024-07-11 06:30:01
免費閱讀

  書(shū)房?jì)取?/p>

  陸長(cháng)生將剩下最后一張符紙,繪制成一張一階中品符箓。

  現在他繪制一階中品符箓,依舊有些吃力。

  不是技藝上的問(wèn)題。

  制符很耗費靈力和心神。

  若不是他有著(zhù)二階符師技藝,以煉氣一層的修為,根本不可能繪制一階中品的符箓。

  休息片刻后,將符箓拿起,然后打開(kāi)旁邊一個(gè)上鎖的柜子。

  只見(jiàn)柜子里,整齊的擺放著(zhù)一疊厚厚符箓,足有上百張。

  從他抽獎獲得制符技藝,已經(jīng)差不多半年了。

  而這些符箓,就是他近半年來(lái)的成果。

  “唉,這么多符箓,卻沒(méi)有辦法賣(mài)了換錢(qián)?!?/p>

  陸長(cháng)生看著(zhù)這些符箓,忍不住搖頭感慨。

  購買(mǎi)的二十沓符紙,除了他手賤,嘗試了幾張比較難的一階中品符箓,因為靈力不支失敗,其他通通制成符箓。

  說(shuō)句百分百成符率絲毫不為過(guò)。

  但這些一階符箓,陸長(cháng)生一張都不敢拿出去賣(mài),只能放這里吃灰。

  畢竟,上一次自己只是拿五張基礎清潔符去百寶閣,就讓掌柜露出震驚之色。

  這要是拿出一階符箓,怕是直接要驚動(dòng)陸家高層。

  至于拿去別的地方偷偷賣(mài),也不太現實(shí)。

  先不說(shuō)他離開(kāi)青竹山,需要向陸家申請。

  讓他一個(gè)人外出去仙鎮,坊市賣(mài)東西,陸長(cháng)生自己也有些害怕。

  這修仙界可沒(méi)有什么法律。

  萬(wàn)一遇到攔路搶劫,殺人越貨的劫修怎么辦?

  畢竟,他只是個(gè)煉氣一層的弱雞,什么法術(shù)都沒(méi)學(xué)。

  也就比普通人靈活矯健點(diǎn),只能靠符箓自保。

  “不能急,慢慢來(lái)?!?/p>

  陸長(cháng)生深吸一口氣,心中告訴自己,萬(wàn)事不能操之過(guò)急,穩慎才是王道。

  旋即,拿起一旁早就繪制好的九張清潔符,六張凈衣符,以及三張避塵符,朝百寶閣走去。

  準備將這十八張基礎符箓換成靈石。

  同時(shí),也是再次展現下自己的制符天賦。

  “掌柜的,麻煩幫我把這些符箓換成靈石?!?/p>

  來(lái)到百寶閣,陸長(cháng)生朝掌柜喊道,將十二張基礎符箓放在柜桌上。

  “嘶,你這次制成了十八張符箓?”

  “而且除了之前的清潔符,還制成了凈衣符和避塵符!”

  掌柜拿起符箓,一眼便認出另外兩種符箓,目瞪口呆道。

  “清潔符和凈衣符我現在已經(jīng)很大把握了,但避塵符還差點(diǎn),您老之前說(shuō)得對,制符太難,花費太大了?!?/p>

  “照這個(gè)樣子,我還不知道得多久,才能繪制一階符箓,成為符師?!?/p>

  陸長(cháng)生作出幾分嘆氣難受的模樣。

  雖然三種符箓都是基礎符箓,但難度并不一樣,在一點(diǎn)點(diǎn)遞增。

  “已經(jīng)很可以了,你在制符方面的確很有天賦,只要堅持下去,定然能成為一名符師?!?/p>

  掌柜滿(mǎn)臉感慨道,覺(jué)得很是不可思議。

  陸長(cháng)生如今能繪制三種基礎符箓,也算一名制符學(xué)徒了。

  只要堅持下去,百分百能夠成為符師。

  他收起符箓,拿出六枚靈石給陸長(cháng)生,鼓勵一聲:“好好加油?!?/p>

  “多謝掌柜的?!?/p>

  陸長(cháng)生拿起靈石就走,沒(méi)有買(mǎi)其他。

  “你這次不買(mǎi)符紙么?!?/p>

  掌柜看陸長(cháng)生拿了靈石就走,有些詫異。

  “之前那支符筆已經(jīng)磨損的沒(méi)法用了,所以準備等過(guò)段時(shí)間,有靈石了重新買(mǎi)支符筆?!?/p>

  陸長(cháng)生搖了搖頭,面露苦澀道。

  雖然表情是假,但話(huà)是真話(huà)。

  那狼毫符筆說(shuō)能夠用兩百次,但實(shí)際上一百八十次就不太行了。

  后面全靠陸長(cháng)生的二階技藝撐著(zhù),才能用破損符筆繼續制符。

  以他現在一個(gè)月三枚靈石的收入,哪怕一直存錢(qián),也買(mǎi)不起新的符筆。

  除非將身上這件法衣給賣(mài)了。

  不過(guò)這件法衣陸長(cháng)生穿了這么久,自己也挺喜歡這件衣服,不想賣(mài)。

  掌柜也想起,陸長(cháng)生那支符筆也用了這么久了。

  他微微思索,道:“陸長(cháng)生,你現在繪制基礎符箓的成功率有多少?”

  “像清潔符,凈衣符,我已經(jīng)熟悉,有七八成把握?!?/p>

  “避塵符,差不多有三成把握,再后面的平安符,我嘗試了幾次,都失敗了?!?/p>

  陸長(cháng)生不知道對方問(wèn)這個(gè)做什么,但絕對有緣由,想了想說(shuō)道。

  避塵符難度再高一個(gè)級別,就是平安符這個(gè)級別。

  若是對于平安符有七八成把握,就可以嘗試挑戰一階下品符箓了。

  “好?!?/p>

  掌柜聞言,點(diǎn)了點(diǎn)頭,也沒(méi)繼續多說(shuō)什么。

  陸長(cháng)生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這時(shí),一名皮膚白皙,長(cháng)相姣好,身著(zhù)綠色長(cháng)裙的少女,一臉喜悅的朝百寶閣走來(lái),與陸長(cháng)生擦肩而過(guò)。

  少女淡淡瞥了陸長(cháng)生一眼,眼中露出幾分厭惡之色。

  然后直接走進(jìn)百寶閣,朝著(zhù)掌柜欣喜喊道:“爺爺,我突破煉氣三層了!”

  掌柜的聽(tīng)到這話(huà),老臉頓時(shí)堆滿(mǎn)是笑容:“就突破煉氣三層了!好好好,你想要什么獎勵,爺爺送你?!?/p>

  “爺爺,我想要一柄飛劍!?!?/p>

  少女立即提出自己要求。

  “沒(méi)有問(wèn)題,煉氣三層能夠驅使法器,爺爺早就給你準備好了?!?/p>

  掌柜笑呵呵說(shuō)道,帶少女去拿飛劍。

  “謝謝爺爺!”

  少女一臉開(kāi)心道。

  旋即隨口道:“爺爺,剛剛那倒插門(mén)來(lái)做什么,我看他沒(méi)買(mǎi)東西,和你聊挺久的樣子?!?/p>

  “呵呵,他在練制符,把一些基礎符箓拿來(lái)這里賣(mài)?!?/p>

  掌柜回道。

  “制符?他一個(gè)倒插門(mén)的贅婿,也配練制符?!?/p>

  少女聽(tīng)到這話(huà),不由嗤笑道。

  在青竹山莊的大多陸家子弟,平時(shí)都看不起陸長(cháng)生這一眾外來(lái)仙苗,少女也一樣。

  甚至因為陸長(cháng)生不斷娶妻納妾生娃的名聲,讓她心生厭惡。

  此時(shí)聽(tīng)到對方居然練制符,自是不屑。

  “月兒,爺爺平時(shí)怎么教你的!”

  掌柜聽(tīng)到這話(huà),收起幾分笑容,看向自己孫女,道:“這陸長(cháng)生雖然是個(gè)上門(mén)女婿,外族子弟,但這一年多也算勤勉務(wù)實(shí),對得起我們陸家,你這話(huà)若是傳出去,倒顯得我們陸家小氣,不能容人?!?/p>

  “而且,這陸長(cháng)生很不一般,在制符方面很有天賦,已經(jīng)是一名制符學(xué)徒,只要堅持下去,未來(lái)定然能成為一名符師!”

  “所以,這種話(huà)以后不許再說(shuō),日后遇到他可以多多交好,待他真成了一名符師,對你也有幫助!”

  掌柜如此說(shuō)道。

  “真的假的?”

  “那倒插......陸長(cháng)生,是一名制符學(xué)徒???能成為符師?”

  少女聽(tīng)到自己爺爺話(huà)語(yǔ),不由一愣,隨后口中驚呼一聲,滿(mǎn)臉難以置信的說(shuō)道。

  要知道,在陸家也只有兩名一階符師。

  一名是陸家四長(cháng)老,一名是大小姐。

  可現在,自己爺爺居然說(shuō),一個(gè)倒插門(mén),居然是名制符學(xué)徒,能成為符師。

  這讓她很是難以置信。

  “自然真的,爺爺騙你作甚?”

  掌柜揉了揉孫女扎著(zhù)發(fā)髻的腦袋。

  “憑什么啊,而且他一個(gè)倒插門(mén),哪來(lái)的錢(qián)買(mǎi)材料練習制符?!?/p>

  少女還有些不信,嘴里不服氣的念叨著(zhù)。

  她以前也嘗試過(guò)制符,但并沒(méi)有這方面天賦。

  此時(shí)聽(tīng)到自己爺爺話(huà)語(yǔ),一個(gè)平時(shí)被瞧不起的倒插門(mén),居然有這般天賦,讓她有些被打擊,感覺(jué)被比下去,心中不爽。

  “靈根并不代表一切,有的人在一些方面就是有天賦,這種誰(shuí)也說(shuō)不準?!?/p>

  “好了,你以后遇到他,也不說(shuō)要討好什么的,可以稍微客氣點(diǎn)?!?/p>

  掌柜教導安撫著(zhù)自己孫女。

  話(huà)語(yǔ)間,從柜子中拿出一柄下品法器飛劍,遞給少女。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