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我是死亡騎士阿爾薩斯小說(shuō)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我是死亡騎士阿爾薩斯小說(shuō)

瘋狂的大瘋子資訊主角:段飛,達利安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瘋狂的大瘋子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我是死亡騎士》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段飛達利安的小說(shuō)《我是死亡騎士》講述的是:  原本與自己新婚妻子過(guò)婚后第一個(gè)情人節的段飛,因為意外而穿越了。在這個(gè)類(lèi)似于《魔獸世界》的游戲空間中,段飛不得不接受命運的安排踏上尋找自己妻子的道路!這真的只是游戲么?本書(shū)書(shū)友群273911564...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9 21:30:02
免費閱讀

  因為擔心被天災軍團察覺(jué)到行蹤,達利安帶領(lǐng)著(zhù)死亡騎士們來(lái)到了曾經(jīng)血色十字軍的據點(diǎn)提爾之手修道院。

  或許是撤退的匆忙,此刻展現在死亡騎士們眼前的是一片荒涼。瘟疫之地那特有的帶著(zhù)腐爛氣息的輕風(fēng)徐徐吹動(dòng)著(zhù)黑鋒騎士團的軍旗,那偶爾跑過(guò)的幾只沒(méi)有被瘟疫感染的老鼠似乎在控訴著(zhù)死亡騎士們曾經(jīng)對這片土地上生活著(zhù)的人類(lèi)的殘酷屠殺。達利安臉上沒(méi)有任何表情,望著(zhù)北方那懸浮在空中的黑鋒要塞,達利安深沉的下達了命令。

  “庫爾提拉,派遣一隊石像鬼去偵察,一旦銀色北伐軍開(kāi)始進(jìn)攻,我們立刻開(kāi)始進(jìn)行傳送;薩薩里安,讓那些軟弱無(wú)力的黑暗法師們抓緊時(shí)間布置傳送陣!”很快的,死亡騎士們各自井然有序的開(kāi)始了戰前準備。

  “大戰將至??!”段飛看著(zhù)眼前忙碌的一切,忍不住發(fā)出感慨。雖然達利安沒(méi)有說(shuō)什么,但是玩過(guò)《魔獸世界》的他如何不知道此刻黑鋒要塞中雖然主力盡出,但是剩余的亡靈天災也不是什么好捏的柿子。號稱(chēng)“戰神”的帕奇維克此刻正率領(lǐng)著(zhù)麾下的憎惡盤(pán)踞在黑鋒要塞中,更何況還有巫妖王留下了大量瓦格里。

  “達利安!我們此戰必勝!”看出了達利安那隱藏于眉目間的苦惱,段飛主動(dòng)走了過(guò)去。

  “呵呵,或許吧!”達利安苦笑了一下,轉過(guò)身來(lái)望著(zhù)手下這些剛剛陪著(zhù)自己脫離巫妖王掌控的死亡騎士,“不知道,還能有多少人能活下來(lái)!”

  “相信我!達利安,我們一定會(huì )勝利!”段飛看著(zhù)自己來(lái)到這世界上第一個(gè)朋友,也是唯一一個(gè)朋友肯定的說(shuō)道。

  “但愿吧!讓我們并肩作戰吧,我的朋友!”達利安雖然有些疑惑段飛那完全肯定得語(yǔ)氣,但是終究還是多了幾分信心,“多少年了,自從父親犧牲后!我終于再次擁有了一個(gè)朋友,段飛!謝謝你!”段飛看著(zhù)眼前達利安似乎半信半疑的神情,淡淡的笑了笑。

  在段飛原本那個(gè)世界的《魔獸世界》里面,達利安帶著(zhù)死亡騎士成功奪取黑鋒要塞,隨后便跟隨著(zhù)老弗丁一起開(kāi)始北伐。假若此戰真的讓死亡騎士損失慘重,那達利安又如何能如此快速的緊緊的跟上老弗丁的腳步,因此段飛非??隙ù藨痣m然談不上輕松,但也未必會(huì )艱難的哪去。

  ——————————————————分割線(xiàn)——————————————————

  “銀色北伐軍開(kāi)始進(jìn)攻了!”隨著(zhù)石像鬼的歸來(lái),庫爾提拉將探取到的情報交到達利安手中?!昂芎?!”達利安將所有的情緒隱沒(méi),只見(jiàn)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阿徹魯斯的死亡騎士們!拔出你們的武器向巫妖王復仇吧!”

  “復仇!復仇……”死亡騎士們陷入了狂熱的復仇信念中,一個(gè)個(gè)熱血沸騰的發(fā)出狂吼。

  “進(jìn)攻,將巫妖王的爪牙挫骨揚灰吧!”進(jìn)入戰斗預熱狀態(tài)的達利安完全拋卻了那對即將到來(lái)的戰斗的迷茫,只見(jiàn)他雙手持劍當先進(jìn)入早已布設好的傳送門(mén)。

  “黑鋒要塞,我來(lái)了!”段飛看到達利安的身影漸漸沒(méi)入那散發(fā)陣陣黑氣的傳送門(mén),拔出了自己的黑鋒重劍跟隨在達利安身后鉆了進(jìn)去。

  老弗丁非常成功的吸引了黑鋒要塞中亡靈天災的注意力,隨著(zhù)一陣莫名的失重狀態(tài)消失之后進(jìn)入黑鋒要塞的段飛腦海中清晰的總結出這么一段信息。原本分為兩層的黑鋒要塞,此刻最底下一層除了偶爾出現的幾個(gè)毫無(wú)智慧和思想的骷髏與食尸鬼以外,居然沒(méi)有一個(gè)高階亡靈存在。達利安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點(diǎn),那緊繃的表情也稍微松懈了一點(diǎn)。

  隨著(zhù)大量的死亡騎士的到來(lái),整個(gè)黑鋒要塞底層完全被控制在了黑鋒騎士團手中。隨著(zhù)局勢的穩定,達利安開(kāi)始集結精銳發(fā)起向上層的進(jìn)攻。

  “帕奇維克餓了!”隨著(zhù)失重感的消失,一個(gè)渾厚的聲音攜著(zhù)腐蝕惡臭鋪面而來(lái)?!澳岈?,還帶生化攻擊!”段飛被這惡臭熏得差點(diǎn)將內臟都吐了出來(lái),然而那緊隨而來(lái)的勁風(fēng)卻讓他不得不強行壓抑住惡心感,雙腿用力向后躍開(kāi)。

  “愚蠢的渣滓,竟然背叛偉大的主人!”帕奇維克見(jiàn)一擊不中,以他那低劣的智商頓時(shí)惱羞成怒,拖著(zhù)那臃腫龐大的身軀瘋狂的撲向段飛。

  “達利安,趕快去解決那些憎惡和瓦格里!這里我來(lái)拖??!”段飛再次躲開(kāi)帕奇維克的攻擊,趁著(zhù)憎惡回力的瞬間磚頭對一旁的達利安說(shuō)道。

  “好!小心點(diǎn)!”達利安知道此刻不是拖泥帶水的時(shí)候,轉身對身邊的庫爾提拉說(shuō)道:“長(cháng)耳朵,我們上!”庫爾提拉聽(tīng)到達利安口中的“長(cháng)耳朵”,英俊的臉上瞬間凝結出一片寒霜,“達利安,這事結束后再跟你算賬!”

  “薩薩里安,你過(guò)去幫段飛!”不待達利安命令就已經(jīng)向著(zhù)帕奇維克跑去的薩薩里安已然對著(zhù)帕奇維克釋放了寒冰鎖鏈。死亡騎士強大的冰霜符文能量在接觸到憎惡之后瞬間便被掙脫,似乎沒(méi)有起到絲毫阻礙作用。

  段飛看到薩薩里安釋放寒冰鎖鏈之后,瞬間啟動(dòng)邪惡氣息,轉身向著(zhù)戰場(chǎng)外圍跑去。至少得把這強大的憎惡引離傳送口,段飛暗自想到。

  然而,段飛卻忽略了一件至關(guān)重要的事,帕奇維克如果就這么簡(jiǎn)單,那么當年在《魔獸世界》中也不會(huì )卡住那么多公會(huì )了。很快的,段飛就為自己大意付出了慘重的代價(jià),只見(jiàn)帕奇維克肩膀上那看似無(wú)用的手瞬間將手里握著(zhù)的鐵鉤擲了出來(lái)。

  正飛快奔跑的段飛忽然感覺(jué)到身后一道勁風(fēng)襲來(lái),心中一驚,慌忙閃避。然而,帕奇維克這一擊是何等的威勢,以段飛那區區敏捷又如何能躲開(kāi)。只見(jiàn)得,那沾滿(mǎn)不知名物體的鐵鉤已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勾中了段飛。

  “你被死亡拉扯擊中,受到傷害200點(diǎn),在5秒內無(wú)法行動(dòng)!”腦海中那莫名的合成音想起,段飛喉頭涌動(dòng),一口鮮血噴了出來(lái)。然而一切還沒(méi)有結束,那鐵鉤上竟然有一條從帕奇維克身體中延伸出來(lái)的鐵鏈?!澳愕乃榔诘搅?,背叛者!哈哈……”帕奇維克發(fā)出陣陣恐怖的笑聲。

  “還沒(méi)完呢!你這個(gè)骯臟的合成生物!”就在這時(shí),薩薩里安趕到了,只見(jiàn)他手中長(cháng)劍散發(fā)出一道攝人心神的光芒砍向那因為過(guò)度用力而繃緊的鐵鏈。

  “喀拉”一聲,鐵鏈應聲而斷,段飛在鐵鏈斷開(kāi)的一瞬間恢復了行動(dòng)力?!皼](méi)事吧,段飛!”薩薩里安躲閃著(zhù)來(lái)自帕奇維克的攻擊詢(xún)問(wèn)道。

  “沒(méi)事!我剛才開(kāi)啟了冰封之韌,傷害不大!”段飛擦去嘴角的血絲,冷冷笑道。

  “胖子,打得挺爽吧!現在該我了!”看到薩薩里安纏住了憎惡,段飛舉起手中符文劍沖了上去。一道靈界打擊帶著(zhù)絲絲血莽砍中了帕奇維克那腐爛的身軀,“不錯!生命值回復了一點(diǎn)!”段飛見(jiàn)攻擊奏效,一連串的技能如狂風(fēng)驟雨般傾瀉到憎惡身上,接二連三攻擊終于讓帕奇維克那龐大的生命值開(kāi)始下降。

  “你弄疼我了!背叛者!”眼見(jiàn)帕奇維克那原本如同浸水豬肉般泛白的身軀突然泛出淡淡的紅芒,段飛似乎想到了什么,慌忙對一旁的薩薩里安喊道:“快躲開(kāi)!”隨即來(lái)不及去注意薩薩里安是否聽(tīng)到,一個(gè)懶驢打滾脫離了帕奇維克的攻擊范圍。

  “該死,他的攻擊速度起碼上升了10%!”薩薩里安狼狽的躲開(kāi)了憎惡的攻擊,氣急敗壞的說(shuō)道。

  “還不止呢!”段飛暗自吐槽,他可是很清楚帕奇維克所擁有的技能是多么的惡心攻擊力和攻擊速度持續提升的“狂暴”!也就是說(shuō),和帕奇維克戰斗,時(shí)間拖得越久,他的戰斗力就越高,用以前玩游戲的術(shù)語(yǔ)來(lái)說(shuō),這場(chǎng)戰斗就是一場(chǎng)簡(jiǎn)單直白的“RUSH”戰斗。

  “風(fēng)箏吧!”看到這里,段飛也沒(méi)有任何辦法,習慣性的說(shuō)道。

  “風(fēng)箏?”薩薩里安一臉疑惑。

  段飛一臉冷汗,尷尬的道:“沒(méi)什么!我們盡量拖住他,等達利安他們解決戰斗后再來(lái)幫忙吧!”段飛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只要我們還能活到那時(shí)候!”

  不提段飛與薩薩里安兩人正在遭受來(lái)自于帕奇維克的蹂躪,在戰場(chǎng)的另一邊,達利安帶領(lǐng)死亡騎士們如同絞肉機一般輕松的將憎惡與瓦格里肆意殺戮。

  達利安一開(kāi)始或許還不習慣手中的武器,進(jìn)攻之際顯得有些微局促。然而戰斗是最好的老師,憑借著(zhù)強大的實(shí)力,達利安很快的掌握的武器的,攻擊慢慢變得行云流水一般。雖然是在殺戮,但那一進(jìn)一退之間頗為賞心悅目。死亡騎士那銘刻于骨子里的戰斗意識讓他們在戰場(chǎng)上如同割草一般收割生命,他們是為戰斗而生的強大戰士。

  “還好吧,薩薩里安!”接連的被帕奇維克擊中,段飛與薩薩里安都是擁有強大恢復力的死亡騎士,此刻也變得越來(lái)越狼狽。

  薩薩里安吐出一口淤血,狠狠的道:“這該死的骯臟胖子怎么這么抗揍!”段飛苦笑著(zhù),嘗試著(zhù)調動(dòng)自己體內的圣光能量注入薩薩里安身體中?!澳氵€能使用圣光?”薩薩里安感受到身體里漸漸傳來(lái)的暖意,無(wú)比驚訝的注視著(zhù)段飛。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段飛不敢說(shuō)出自己那怪異的經(jīng)歷,且不說(shuō)他知不知道該如何說(shuō),光是說(shuō)出來(lái)會(huì )不會(huì )讓人相信都讓他覺(jué)得無(wú)比頭疼。畢竟在這個(gè)魔法與劍的世界里,你還能指望誰(shuí)會(huì )懂得道家“陰陽(yáng)并濟”的理論?

  薩薩里安也不在較真,只見(jiàn)他低頭沉思了一會(huì )道:“或許我有辦法對付這家伙!”

  “什么?”段飛心中難免生出一絲氣惱,兩人打得都快成豬頭了,這薩薩里安才說(shuō)他又辦法。完全沒(méi)有注意到段飛的一樣,薩薩里安繼續道:“你用圣光攻擊他,這是目前我們唯一的辦法!”

  “可是我不會(huì )呀!”想到誤會(huì )了薩薩里安,段飛也不禁有些尷尬?!安粫?huì )也得會(huì ),不然咱倆就得死在這里!”說(shuō)著(zhù),薩薩里安再次沖向了帕奇維克。

  看到薩薩里安沖上去繼續和帕奇維克纏斗,段飛咬咬牙硬著(zhù)頭皮沖了上去。只是這一次,他嘗試著(zhù)調動(dòng)體內的圣光用死亡騎士技能的方式向著(zhù)帕奇維克擊去。

  隨著(zhù)一個(gè)冰冷觸摸擊中帕奇維克,令段飛與薩薩里安吃驚的一幕發(fā)生了,帕奇維克被擊中的地方冒出絲絲白煙,正以肉眼可見(jiàn)的速度腐蝕那周?chē)摹鞍兹狻薄?/p>

  “你都干了什么?該死的背叛者!”被疼痛激怒的帕奇維克再次狂暴,本就高大的身軀再一瞬間再次漲大一圈。

  “繼續!”眼見(jiàn)攻擊奏效,薩薩里安示意段飛繼續攻擊,而自己繼續吸引帕奇維克的注意力。

  無(wú)意中發(fā)現了體內圣光的黑暗符文能量的運用,段飛按捺住心頭興奮,一股腦的將各種攻擊打在帕奇維克的身上。

  伴隨著(zhù)帕奇維克越來(lái)越憤怒的吼叫,段飛兩人卻如同吃了興奮劑一般你來(lái)我往的交相攻擊這個(gè)讓他倆吃盡苦頭的憎惡。漸漸的,帕奇維克的攻擊越來(lái)越弱,終于倒在了地上。兩人一直緊張的心在帕奇維克倒下的瞬間也松懈下來(lái),頓時(shí)如同爛泥一般躺在地上,絲毫不顧不遠處還有一堆散發(fā)著(zhù)惡臭的尸體。

  “發(fā)現可拾取戰利品,是否拾???是/否”

 ?。ㄇ笃卑?!各位大大,多多支持??!拜謝?。?/p>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