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我是死亡騎士不是死掉的騎士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我是死亡騎士不是死掉的騎士

瘋狂的大瘋子資訊主角:段飛,達利安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瘋狂的大瘋子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我是死亡騎士》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段飛達利安的小說(shuō)《我是死亡騎士》講述的是:  原本與自己新婚妻子過(guò)婚后第一個(gè)情人節的段飛,因為意外而穿越了。在這個(gè)類(lèi)似于《魔獸世界》的游戲空間中,段飛不得不接受命運的安排踏上尋找自己妻子的道路!這真的只是游戲么?本書(shū)書(shū)友群273911564...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7 07:00:02
免費閱讀

  “達利安,你贏(yíng)不了的!”一個(gè)充滿(mǎn)神圣與公正的聲音傳入戰場(chǎng)中每隔一個(gè)人的耳中。原本已經(jīng)漸漸失去抵抗力的銀色黎明戰士們,聽(tīng)到這突然出現的聲音精神奮然一振,似乎已經(jīng)趨近枯竭的魔法力與力量在這一瞬間都恢復了一般。

  “這個(gè)聲音好熟悉?”正在因初次殺人而驚駭的段飛竟然被這個(gè)聲音說(shuō)驚醒,他感覺(jué)到自己內心深處隱隱有一個(gè)聲音要他去查探這個(gè)讓自己出現熟悉感的聲音主人。段飛心中難免有些驚訝,在這個(gè)可能的游戲世界里面,居然有人的聲音會(huì )讓自己感到熟悉,他不禁為自己心中這個(gè)想法感到好笑。暫時(shí)放下心中疑惑,段飛原本飄忽不定的眼神,終于再次擁有了神采。

  只見(jiàn)他向著(zhù)聲音傳來(lái)的方向望去,一個(gè)身著(zhù)金黃色華麗鎧甲的高大中年男子正帶領(lǐng)著(zhù)一對戰意昂然的圣騎士沖殺過(guò)來(lái)。隨著(zhù)那奔騰的戰馬逐漸靠近,段飛忽然覺(jué)得這支強悍的部隊給人以一種“人擋殺人,佛擋誅佛”的氣勢。他絲毫不懷疑,即使此刻在這支部隊面前突然出現一座巍峨高山,也依然無(wú)法阻擋這支強悍部隊的沖鋒。

  這支不到500人的部隊,全部是由得到圣光祝福的圣騎士所組成,他們那強大的戰斗力從一出現就震驚了在場(chǎng)的所有人。要知道,在真正的艾澤拉斯世界中,圣騎士并非像在段飛原本所在的世界中那款名為《魔獸世界》的游戲里那樣一塊磚頭扔下去都能砸死一片“春哥”的游戲里。在段飛原本所在的世界中,“絕不貪婪,永不放棄”在那個(gè)讓國服玩家淚流滿(mǎn)面的年代差不多是每一個(gè)玩圣騎士玩家的座右銘吧。而在這里,“謙卑、榮譽(yù)、英勇、犧牲、憐憫、靈性、誠實(shí)、公正”這是每一個(gè)圣騎士必須堅守的行為守則,否則根本無(wú)法得到圣光的回應,而一個(gè)圣騎士之所以能擁有遠超于其他職業(yè)的強大實(shí)力的原因就是圣光。

  自從光明使者烏瑟爾被曾經(jīng)的洛丹倫王子、如今的巫妖王阿爾薩斯殺死后,白銀之手騎士團就已經(jīng)解散了。其中部分成員組成了銀色黎明和血色十字軍抵抗亡靈天災,然而就算在這得到白銀之手騎士團“遺產(chǎn)”的兩個(gè)組織中圣騎士也算是稀有動(dòng)物,基本上每一個(gè)圣騎士在這兩個(gè)組織中都能身居要職。但現在這支部隊中卻全部由圣騎士組成,其中所帶來(lái)的震撼自然就可想而知了。

  “白銀之手騎士團!”看到那勢如破竹的突進(jìn)的部隊所攜帶的戰旗,銀色黎明的戰士們一個(gè)個(gè)興奮的高喊出這個(gè)代表榮譽(yù)與信念,更是曾經(jīng)讓入侵艾澤拉斯的獸人聞風(fēng)喪膽的名字。

  “達利安,你和雷諾那家伙一樣侮辱了莫格萊尼家族的聲譽(yù)!”當先那個(gè)中年男子掀開(kāi)自己的頭盔,憤怒與痛心讓他那公正威嚴面容顯得有些扭曲。

  “提里奧,想不到連你這個(gè)被圣光拋棄的老家伙居然也能咸魚(yú)翻身!”死亡騎士領(lǐng)主顯然認出了眼前這位圣騎士的來(lái)歷,自己父親曾經(jīng)的戰友——大領(lǐng)主提里奧·弗丁?!袄霞一?,你以為自己是誰(shuí)!敢拿我和雷諾那混蛋相提并論!”說(shuō)道這里,死亡騎士領(lǐng)主似乎想到了什么令他憤怒的往事,原本冰冷不帶一絲表情的面容漸漸變得扭曲起來(lái),“去死吧,提里奧!”死亡騎士領(lǐng)主殺意十足,揮舞著(zhù)手中墮落的神器瘋狂的劈向剛下馬的圣騎士。

  死亡騎士領(lǐng)主那瘋狂的一擊即使遠在戰場(chǎng)外圍的段飛都感到一陣膽戰心驚,彷佛那手持墮落的灰燼使者的死亡騎士的攻擊是向著(zhù)自己劈來(lái)一般。如此強大的一擊,即使是其中所包含的氣勢與殺意就已經(jīng)讓絕大部分死亡騎士與圣騎士抵擋不住了,也只有少有的幾個(gè)強者能用自身的氣勢來(lái)抵擋。但是看他們的樣子也是剛好能夠護住自己卻也無(wú)法分心去照顧其他人。天災軍團也還無(wú)所謂,薩薩里安、庫爾提拉等人對手下的死亡騎士都不怎么上心,更何況那些原本就是用來(lái)當做炮灰的低等亡靈。幾個(gè)大佬不在乎,剩下的死亡騎士自然就得靠自己來(lái)抵擋這逼人的氣勢了,可要是他們能抵擋住他們也就有資格成為大佬了。

  可是銀色黎明陣營(yíng)剩下的幾個(gè)強者卻不得不照顧本就已經(jīng)精疲力竭的戰士們,這剩下的可都是精銳啊。而經(jīng)過(guò)激烈戰斗的重任又如何有過(guò)多的經(jīng)歷去照顧這些戰士,看樣子也不過(guò)是勉力為之而已。

  看到這里,段飛強行抵抗著(zhù)那陣陣襲來(lái)的氣勢慢慢的向后退,他可是知道提里奧在這里可是大招連發(fā)輕易的秒殺了大部分亡靈天災在。在還沒(méi)有確定這究竟是不是游戲之前,他可不想被兩大強者的戰斗而殃及池魚(yú)。

  “結束了,達利安!”老弗丁話(huà)音一落,只見(jiàn)他舉起手中的戰錘口中念念有詞,在灰燼使者接近自己的一瞬間,數十道強力的圣光以老弗丁為中心向周?chē)l(fā)開(kāi)來(lái)。

  戰場(chǎng)中,奇跡發(fā)生了,銀色黎明的戰士們一個(gè)個(gè)在接觸到這圣光之后,滿(mǎn)身的傷口以肉眼可見(jiàn)的速度愈合。而那些法力透支的施法者,不論是法師還是牧師,更或者是那些來(lái)自于塞納里奧的德魯伊們一個(gè)個(gè)原本因為透支施法而變得無(wú)神的雙眼也一個(gè)個(gè)變得神采熠熠。

  相反的,原本占據上風(fēng)的亡靈天災此刻接觸到這強大的圣光,腐朽不堪的身體瞬間變成灰燼,就算稍微實(shí)力強勁一些的腐肉巨獸和死亡騎士也在一瞬間變得癱軟無(wú)力,隨時(shí)都會(huì )失去那本就該消失的生命。

  “提里奧,你都干了什么,該死!”死亡騎士身處老弗丁身邊,所受到的傷害更是無(wú)人能及。死亡騎士無(wú)力抵擋這來(lái)自于圣光的攻擊,只能盡量聚集自身的能量勉力抵抗著(zhù)。然而那一浪高過(guò)一浪的攻擊也開(kāi)始讓這強大的死亡騎士開(kāi)始受傷,從他腳下慢慢匯聚的鮮血可以看出,他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結束了,達利安!”很快的持續長(cháng)達快1分鐘的圣光攻擊在消滅了大部分亡靈后停止了釋放,提里奧看著(zhù)眼前痛苦的達利安,眼中閃出一絲不忍。

  “好疼!”隨著(zhù)提里奧瞬間施放的的圣光攻擊,段飛雖然早已有了準備,但依然受到了這來(lái)自圣光全方位的攻擊,一種來(lái)自于靈魂深處的痛楚瞬間傳遍他的全身?!耙郧巴嬗螒驎r(shí)可沒(méi)這種感受!”段飛忽然的腦海中忽然多了這么一個(gè)莫名其妙的想法。

  “那你就繼續把這當作游戲玩不久行了?”

  “是誰(shuí)?”段飛心下大駭,這個(gè)腦海中突然出現的生硬冰冷毫無(wú)人類(lèi)感情的神秘聲音讓他恐懼萬(wàn)分。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shuí)。你只需要記住,在這里一切都可能發(fā)生!”神秘聲音頓了頓,繼續說(shuō)道:“包括死亡!真正的死亡!”

  “什么?這不是游戲么?怎么可能真正的死亡?”被這神秘聲音突然告知的話(huà)語(yǔ)所震撼的段飛一股腦的問(wèn)出了自己的疑惑,或許說(shuō)他是想從對方口中得到自己期望的那個(gè)答案吧。

  “人類(lèi),想要找到你的妻子,獲得答案就努力活下去吧!不停的變強,直到你有資格接觸那個(gè)秘密為止,而你所想要知道的一切都在那一天等著(zhù)你去揭曉!”說(shuō)道這里,神秘聲音突然消失,正如同他的出現一般。

  而段飛卻對這突然所知曉的一切而感到無(wú)比震驚,本來(lái)他已經(jīng)開(kāi)始慢慢的說(shuō)服自己接受這眼前所發(fā)生的一切,更確切的說(shuō)強迫自己去相信這個(gè)世界所發(fā)生的一切是真的。而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卻告訴自己說(shuō)在這里也會(huì )真正的死亡,而自己現在卻根本沒(méi)有實(shí)力去揭曉這些秘密,甚至于連自己的愛(ài)人都無(wú)法見(jiàn)到。

  “對了,這個(gè)東西是給你的!好好利用吧,人類(lèi)!”神秘聲音再次突兀的出現,與此同時(shí),段飛感到自己眉心處似乎開(kāi)始發(fā)癢,很快的這種發(fā)癢開(kāi)始向疼痛轉變。

  “??!”段飛只覺(jué)得自己大腦彷佛要炸裂開(kāi)來(lái)一般,忍不住大聲呼痛起來(lái)。沒(méi)有人注意到,因為此刻絕大部分死亡騎士都如同段飛一般發(fā)出震耳欲聾的如同野獸一般的吼叫。

  ————————————————分割線(xiàn)————————————————“把他們帶到教堂前面來(lái)!”隨著(zhù)老弗丁的一聲令下,一個(gè)個(gè)斗志昂然的圣騎士上前準備將已經(jīng)喪失反抗力的死亡騎士帶到老弗丁身前。

  或許是源自于對巫妖王的忠誠,亦或許是巫妖王控制這些傷痕累累的死亡騎士繼續戰斗,一個(gè)一個(gè)連手中符文長(cháng)劍都握不住的死亡騎士依舊頑強的反抗著(zhù)。

  或許是明白了什么,死亡騎士領(lǐng)主原本被憤怒扭曲的面容此刻卻一臉的平靜,連一點(diǎn)失敗的落寞都沒(méi)有,彷佛剛才那一戰他才是勝利者一般?!胺畔挛淦?,死亡騎士們,我們失敗了,圣光……這個(gè)地方……我們沒(méi)有希望獲勝……”直到這時(shí),死亡騎士領(lǐng)主的聲音中才讓人感到一絲玩味,他似乎知道了什么。

  很快的,沒(méi)有反抗力的死亡騎士被擊中帶到了禮拜堂前,看著(zhù)滿(mǎn)地呼痛的死亡騎士老弗丁臉上也有一絲悲痛,畢竟此刻躺在地上的這些死亡騎士或許從前都是反抗亡靈天災的英雄。提里奧慢慢驅散內心的情緒,走到跪在地上的死亡騎士領(lǐng)主身前,聲音變得有些慈祥,就如同一個(gè)長(cháng)輩正在對自己的晚輩關(guān)心一般,“看來(lái)你還是什么東西也沒(méi)有學(xué)到是嗎,孩子?你變成了你父親一直與之斗爭的另一端,就像那個(gè)懦夫,阿爾薩斯,你讓你自己被黑暗……和憎恨所毀滅……嘗嘗那些被你折磨和殺害的人的痛苦吧!”說(shuō)道這里,老弗丁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深深的吸了口氣后繼續道:“你的主人知道教堂下面藏著(zhù)什么,這就是為什么他沒(méi)有出面的原因!他是把你和你的死亡騎士們引向滅亡,達里安!你現在感覺(jué)到了么?這數以千計的亡魂!你和你主人帶來(lái)的亡魂!圣光因你而心碎,達里安!”

  聽(tīng)到這里,死亡騎士領(lǐng)主臉色白了白,隨后怒斥道:“別白費勁了,老頭,這將是你最后編造的故事了?!?/p>

  “達利安,我親愛(ài)的兒子!”這突然出現的聲音令死亡騎士領(lǐng)主如受雷擊一般,“這……這是……父親……的聲音!”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