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都市>舔狗覺(jué)醒后主角們都哭了一天三頓魚(yú)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舔狗覺(jué)醒后主角們都哭了一天三頓魚(yú)

醉飲江南花酒都市主角:陳楓,林瀟瀟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醉飲江南花酒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舔狗覺(jué)醒》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陳楓林瀟瀟的小說(shuō)《舔狗覺(jué)醒》講述的是:陳楓穿越到一本舔狗文的小說(shuō)世界,成了最大的舔狗。 女主周雪一邊花著(zhù)陳楓的錢(qián),一邊嫌棄錢(qián)臟,一心都鋪在了自己的白月光身上。 如此奇葩的劇情,陳楓三觀(guān)都碎了。 于是陳楓覺(jué)醒了,先是斷了周雪媽媽的醫藥費和妹妹的學(xué)費,然后拿回了送給白月光楚河的留學(xué)生名額。 一個(gè)偶然的機會(huì ),陳楓看到了楚河風(fēng)韻猶存的小姨/ 再得知楚河是他小姨養大的之后,楚河對小姨還有異樣感情時(shí),陳楓咧嘴一笑,“這就不能怪我了,你搶我未婚妻,...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1 15:50:02
免費閱讀

  陳楓和張華來(lái)到大教室時(shí)是9點(diǎn)45,距離上課還有15分鐘,所以大教室還沒(méi)什么人。

  但周雪,林瀟瀟等幾人已經(jīng)在這了。

  看到陳楓進(jìn)來(lái),所有人眼神里都充滿(mǎn)了怨毒。

  林瀟瀟更是譏諷一笑,“我以為你陳楓有多硬氣呢?”

  “才一晚上時(shí)間就跑來(lái)給我們周雪道歉了?”

  “告訴你,這次我們周雪不會(huì )輕易原諒你的!”

  “你知道我們昨天丟了多大的人嗎?”

  “趕緊去音樂(lè )會(huì )所把我們的東西都贖回來(lái)?!?/p>

  “再給我們買(mǎi)一套最新的送來(lái),否則你別指望我們周雪再和你說(shuō)一句話(huà)?!?/p>

  林瀟瀟囂張跋扈的指著(zhù)陳楓怒喝,周雪則是一臉傲慢的雙手抱胸。

  看那高傲的態(tài)度,也是在等著(zhù)陳楓過(guò)來(lái)道歉。

  甚至林瀟瀟這些話(huà),可能都是她們之間商量好的。

  然而,陳楓就好像看白癡似的看了林瀟瀟一眼,一句話(huà)都沒(méi)說(shuō),轉身和張華找了一個(gè)靠邊的座位。

  見(jiàn)陳楓無(wú)視自己,林瀟瀟氣的直跺腳,她看向周雪,“雪兒,你看他……”

  此時(shí)周雪也忍不住了。

  以前只要自己在,陳楓就會(huì )屁顛屁顛的過(guò)來(lái)跪舔,今天竟然直接將自己無(wú)視了。

  再加上昨天的羞辱,也讓周雪憤怒到了極點(diǎn)。

  她一拍桌子,直接站起身來(lái),氣沖沖的走到陳楓面前。

  “陳楓,你到底什么意思?”

  “你不是就想用你的臭錢(qián)得到我嗎?”

  “現在我同意跟你訂婚了,但我說(shuō)過(guò),你只能得到我的人,得不到我的心?!?/p>

  “我愛(ài)的是楚河!”

  “如果你還想跟我訂婚,那就按照林瀟瀟的要求去做?!?/p>

  “另外,趕緊把楚河留學(xué)生的名額敲定?!?/p>

  看著(zhù)周雪趾高氣昂的樣子,陳楓忍不住都想笑了。

  小說(shuō)里的人,腦子都有病嗎?

  我花著(zhù)錢(qián),還得像狗一樣聽(tīng)從安排,甚至要幫自己的情敵安排前途。

  而被我花著(zhù)錢(qián),養著(zhù)的女人,卻像是個(gè)皇太后。

  這他喵都不是三觀(guān)炸裂,是倒行逆施??!

  陳楓一挑眉,像是看白癡似的看著(zhù)周雪,“你是耳朵有毛病,還是記憶力不好?!?/p>

  “我昨天說(shuō)過(guò)吧,我們已經(jīng)分手了?!?/p>

  “如果分手你聽(tīng)不懂,那我換句直白點(diǎn)的,我把你甩了,你聽(tīng)懂了嗎?”

  “你!”

  陳楓這一句‘我把你甩了’,就好像一記大逼兜,狠狠的甩在了周雪的臉上。

  像周雪這么高傲的人,怎么可能容忍?

  “陳楓,你真以為有幾個(gè)臭錢(qián)就了不起了?”

  “告訴你,我周雪不稀罕!”

  “你除了錢(qián),一無(wú)是處,你連楚河一根手指頭,一根頭發(fā)都比不上!”

  “好,是你說(shuō)的分手,到時(shí)候別跪著(zhù)來(lái)求我!”

  嗡嗡嗡……

  就在周雪暴怒時(shí),手機來(lái)了電話(huà)。

  看到來(lái)電顯示,周雪趕忙跑到了走廊,接聽(tīng)起來(lái)。

  雖然周雪在極力遮掩,但陳楓還是看到了來(lái)電顯示,媽媽。

  呵呵。

  這就來(lái)了嗎?

  陳楓冷冷一笑,轉頭看向張華,“走了,這教室的味道太臭,讓人惡心?!?/p>

  “回頭我給你向張教授請假?!?/p>

  張華一聽(tīng),高興得不行,“哈哈,那還等什么,走吧?!?/p>

  兩人一前一后離開(kāi)了教室,林瀟瀟看到后,快速的跟了上去。

  當看到陳楓上了一輛超酷的蘭博小跑時(shí),林瀟瀟嫉妒都快發(fā)瘋了,趕忙跑來(lái)找周雪。

  此時(shí)周雪正在和她媽媽通話(huà)。

  “媽?zhuān)趺戳??這么早給我打電話(huà)?!?/p>

  手機聽(tīng)筒里傳來(lái)了周雪媽媽怨怒的聲音,“你個(gè)死妮子,怎么還不讓陳楓給我交治療費!”

  “再不交醫院就要給我停藥了,你想讓我死嗎?”

  周雪一聽(tīng)頓時(shí)慌了,“陳楓沒(méi)給您續費嗎?”

  “您別急,我現在就讓他給您去教!”

  掛了電話(huà),周雪趕忙找尋陳楓,而這時(shí),手機又來(lái)電話(huà)了,是周雪妹妹打來(lái)的。

  周雪順手接聽(tīng)了電話(huà)。

  “姐,我姐夫怎么沒(méi)給我教學(xué)費!”

  “這也太不靠譜了,老師都找我來(lái)了,當著(zhù)那么多同學(xué),你知道我多丟人嗎?”

  “告訴陳楓,他要向我道歉,給我買(mǎi)最好的電腦,我還要一輛跑車(chē),學(xué)校的同學(xué)都有,就我沒(méi)有!”

  “你讓他趕緊給我辦了!”

  無(wú)論是周雪媽媽還是周雪妹妹,一直把陳楓當成奴隸驅使。

  好像陳楓的錢(qián)就是她們的錢(qián)一樣。

  周雪對這個(gè)妹妹那是極其寵愛(ài),趕忙道:“你放心冰冰,我肯定讓他給你買(mǎi)?!?/p>

  “先這樣,我上完課去找你?!?/p>

  說(shuō)著(zhù),周雪便掛了電話(huà)。

  掛斷電話(huà)后,周雪趕忙跑向了教室,連旁邊的林瀟瀟都沒(méi)注意。

  “陳……”

  只是周雪到了教室一眼,陳楓早就不在了。

  一瞬間,周雪急得不行,趕忙拿出手機給陳楓打電話(huà)。

  手機里傳來(lái)的提示音,這才讓周雪想起,她已經(jīng)被陳楓拉黑了。

  “怎么了雪兒?”

  見(jiàn)周雪這么著(zhù)急,林瀟瀟趕忙跑上來(lái)詢(xún)問(wèn)。

  周雪氣憤道:“陳楓那個(gè)混蛋,沒(méi)給我媽還有妹妹繳費!”

  “現在我媽要被趕出醫院了,我妹妹也被同學(xué)嘲笑了?!?/p>

  “什么?”林瀟瀟一聽(tīng),驚訝道:“我剛才看到陳楓開(kāi)著(zhù)蘭博小跑走了?!?/p>

  “那車(chē)是新的,牌照都是臨時(shí)的?!?/p>

  “他不會(huì )用你媽媽的醫藥費和妹妹的學(xué)費買(mǎi)車(chē)了吧?”

  “什么?”周雪一聽(tīng)直接炸毛了。

  她知道陳楓一個(gè)月只有三百萬(wàn)的生活費,如果真買(mǎi)了車(chē),那她媽媽的醫藥費和妹妹的學(xué)費怎么辦?

  想到交不上醫藥費和學(xué)費的后果,周雪真是急了。

  “瀟瀟,把你的手機給我?!?/p>

  “哦,給?!绷譃t瀟趕忙把手機遞了過(guò)來(lái)。

  周雪搶過(guò)手機,就給陳楓打去了電話(huà)。

  另一邊,陳楓正開(kāi)著(zhù)跑車(chē)和張華瀟灑,看到手機上林瀟瀟的來(lái)電,他也是露出玩味的笑容。

  旁邊的張華見(jiàn)狀,疑惑道:“你怎么沒(méi)把林瀟瀟拉黑?”

  “你不是還想著(zhù)給自己留退路吧?”

  陳楓咧嘴一笑,“怎么可能?!?/p>

  “來(lái),你聽(tīng)著(zhù)?!?/p>

  說(shuō)著(zhù),陳楓按下了接聽(tīng)鍵,還打開(kāi)了擴音器。

  電話(huà)剛接通,周雪氣急敗壞的聲音就傳來(lái)出來(lái)。

  “陳楓,你為什么沒(méi)交我媽的醫藥費和我妹妹的學(xué)費?”

  “呵呵?!标悧饕恍?,“不好意思,我沒(méi)錢(qián)了?!?/p>

  電話(huà)那頭停頓了一下,緊接著(zhù)就是怒吼聲,“陳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買(mǎi)車(chē)了對嗎?”

  “你憑什么用我媽醫藥費和我妹妹學(xué)費的買(mǎi)車(chē)?”

  “你趕緊把車(chē)賣(mài)了,給我媽還有妹妹的錢(qián)交了!”

  不等陳楓回答,旁邊的張華聽(tīng)不下去了,他一把拿過(guò)手機,大聲喊道:“周雪,你他嗎腦瓜子有病吧!”

  “那是陳楓的錢(qián),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他嗎算什么東西,能支配陳楓的錢(qián)?”

  “你不是嫌棄陳楓的錢(qián)臟嗎?不是不稀罕陳楓的錢(qián)嗎?怎么現在上趕著(zhù)來(lái)要?”

  “要不要臉?”

  周雪被張華罵了個(gè)口血淋透,一時(shí)間竟語(yǔ)塞了。

  過(guò)了好一會(huì )兒,周雪才咬牙道:“張華,我不想跟你說(shuō)話(huà),讓陳楓接電話(huà)!”

  陳楓一笑,“張華說(shuō)的話(huà)就是我想說(shuō)的?!?/p>

  “滾吧!”

  滾吧兩個(gè)字說(shuō)出口,張華默契的掛斷了電話(huà),還順手把林瀟瀟拉黑了。

  拉黑之后,張華大喊了一聲,“爽!太他喵爽了,兄弟!”

  陳楓一笑,“這就爽了,爽的還在后面呢?!?/p>

  “手機給我?!?/p>

  張華一愣,“你……你干嘛?”

  “咱別鬧啊?!?/p>

  張華緊緊握著(zhù)手機,生怕陳楓再給周雪撥回去道歉。

  不是張華沒(méi)腦子,是以前陳楓這種事干的太多了。

  前腳剛發(fā)完毒誓,要和周雪一刀兩斷,后腳就買(mǎi)一大堆禮物,跪求著(zhù)周雪原諒。

  張華生怕陳楓再辦這種沒(méi)有尊嚴的事。

  陳楓也明白張華的意思,他笑道:“你不想看她們狗咬狗嗎?”

  “你現在給我撥通張教授的電話(huà)?!?/p>

  “快點(diǎn),我可是還沒(méi)給你請假呢,要是張教授給你爸爸打電話(huà),那……”

  “別說(shuō)了,我現在就撥?!睆埲A嚇得,趕忙撥通了張教授的電話(huà)……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