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言情>寒門(mén)科舉路北越九九格格黨
在線(xiàn)閱讀

寒門(mén)科舉路北越九九格格黨

會(huì )散言情主角:安初夏,藍玄九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會(huì )散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寒門(mén)逆襲,科舉路上她美又颯》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安初夏藍玄九的小說(shuō)《寒門(mén)逆襲,科舉路上她美又颯》講述的是:安初夏一個(gè)天生擁有超強記憶力,卻只想過(guò)悠閑生活的人。 無(wú)緣無(wú)故穿越到一個(gè)古代王朝,想著(zhù)古代山青水秀,空氣清新,過(guò)安逸舒適的養老生活正好。 哪成想自己穿的這個(gè)古代,好像是個(gè)假的。 這里女子竟然也可以通過(guò)科舉當官,于是安初夏悲劇了。 時(shí)常被一心望妹成材的便宜哥哥,盯著(zhù)努力學(xué)習,從此后她的日子過(guò)得別提多酸爽了…… ———————— 東陵國一個(gè)相對男女平等的王朝。 因為開(kāi)國皇帝元太祖畢生膝下只有一個(gè)皇嗣,...
更新時(shí)間: 2024-07-01 14:00:01
免費閱讀

  安瑾辰走進(jìn)房間后就看見(jiàn)安初夏醒了,快步走過(guò)去拉起她的手。

  “你嚇死哥哥了,以后你在外面受到什么委屈,別和她們動(dòng)手傷到自己不值得!

  回來(lái)告訴我,哥哥替你去教訓他們給你出氣…知道嗎?!”

  安初夏不太習慣和人離的這么近,垂下眼簾,才說(shuō)道:“知道了?!?/p>

  安瑾辰蹙起眉頭,伸手摸了摸安初夏的額頭。

  “小夏!你沒(méi)事吧?!”

  安初夏心里一驚!

  難道原身的哥哥發(fā)現自己妹妹身體里靈魂換人了。

  不會(huì )呀!她什么都沒(méi)做,多余的話(huà)也沒(méi)敢說(shuō)。

  安初夏抬起頭學(xué)著(zhù)原身的樣子看著(zhù)安瑾辰,見(jiàn)他眼神里并沒(méi)有懷疑。

  于是暗暗的吐出一口氣,沒(méi)發(fā)現就好,她可不想剛穿來(lái)就被當鬼怪燒死。

  “……我沒(méi)事?!?/p>

  安瑾辰一臉擔心的說(shuō)道:“要是以前遇到這種事,你早就嚇的大哭了。

  不行!我的去找個(gè)神婆來(lái)給你,叫叫魂!”

  說(shuō)著(zhù)安瑾辰就要朝外走。

  他原本抓著(zhù)安初夏的手,這時(shí)候反被安初夏緊緊抓著(zhù)不放。

  安初夏“……”

  不抓緊一點(diǎn)能行嘛!

  要真讓安瑾辰去把那什么神婆請來(lái),她就要真的被叫魂,喝香灰了。

  安初夏逼著(zhù)自己流下兩滴淚來(lái),聲音微顫的說(shuō)道:“我是怕哥哥你擔心,才忍著(zhù)沒(méi)哭的。

  哥哥不需要叫什么神婆來(lái),讓我一個(gè)人哭一哭就好!”

  安瑾辰“……”

  呃……是這樣嗎?!

  這時(shí)候有人在外面叫安瑾辰。

  “阿辰哥!你出來(lái)一下,看看這兩袋糧食和幾只雞要放哪?!?/p>

  “誒!來(lái)了!”

  看見(jiàn)妹妹好像真沒(méi)事,被人一打岔安瑾辰拋開(kāi)找神婆的事,轉過(guò)身出去了。

  不一會(huì )兒,安瑾辰又興沖沖的走進(jìn)房間,左手提了一袋糧食,另一只手還抓著(zhù)三只雞。

  “小夏你看!這是哥哥去給你要回來(lái)的賠償,這就拿去燉!給你補身體!”

  剛走兩步安瑾辰好像想到了什么,又轉過(guò)頭對著(zhù)安初夏。

  語(yǔ)氣帶著(zhù)解恨的說(shuō)道:“小夏!害你掉下河里的那兩個(gè)死丫頭家,一家賠了一袋糧食。

  不過(guò)我們那好二叔家,我已經(jīng)把他家砸了個(gè)稀巴爛,連鍋我也給他打豁口了,還抓了他家三只雞。

  要不是村長(cháng)出來(lái)主持公道,我非把他們都剁了喂狗?!?/p>

  安初夏:“……”這么兇殘么?。?!

  …………

  安初夏因為落水在家休養了三天,第四天一大早就被便宜哥哥強行提拎起來(lái),要送她去上學(xué)。

  安初夏反抗無(wú)效。

  她從原主的記憶中得知,這個(gè)哥哥對她萬(wàn)般寵愛(ài),但只有在原主讀書(shū)上那是十分嚴厲。

  只因為曾經(jīng)有一位大和尚在向他家討水喝后,看見(jiàn)尚且年幼的原主說(shuō)了一句。

  命中帶貴,經(jīng)歷生死后!

  如果能逢兇化吉,必然封侯拜相。

  老和尚說(shuō)完翩然離去~

  從那后原主父母就經(jīng)常讓已經(jīng)啟蒙的安瑾辰,以后要照顧好妹妹,也許他們家光耀門(mén)楣就靠她了。

  之后兄妹兩父母意外身亡,安瑾辰就把供妹妹上學(xué)光耀門(mén)楣這件事,變成了完成父母心愿的一種執念。

  “小夏!到了!”

  安初夏被便宜哥哥叫回了魂!

  安瑾辰把借來(lái)的牛車(chē)停在一處宅院門(mén)口,這就是原主讀書(shū)的地方,是鎮上董秀才開(kāi)辦的私塾。

  這時(shí)候除了安初夏也有其他學(xué)生陸續來(lái)上學(xué),看見(jiàn)他們兄妹倆很多學(xué)生眼中多少都帶著(zhù)抹鄙夷。

  安初夏眉頭微皺,她從記憶里得知原主除了有點(diǎn)笨,性格有些懦弱以外。

  在私塾里并沒(méi)有做過(guò)什么特別招人討厭的事,何至于讓這么多同窗用這樣的眼神看著(zhù)她。

  安初夏和便宜哥哥打了聲招呼,背著(zhù)書(shū)簍走進(jìn)私塾大門(mén),她朝四周看了看這里是個(gè)二進(jìn)的小宅子。

  前院屋子做了教舍,那后面必然是董秀才一家居住的地方。

  教舍里這會(huì )兒,有來(lái)的早的學(xué)子已經(jīng)在那朗讀課文。

  安初夏也正要走進(jìn)去,就發(fā)現自己的胳膊被人拽住了。

  “小夏呀!你今天怎么來(lái)的這么晚,秀才娘子已經(jīng)問(wèn)好幾次了!

  你還不快去把房間收拾好,再把恭桶倒了,刷干凈。

  要不一會(huì )兒,秀才娘子該生氣了!”

  安初夏一臉懵逼的看著(zhù)眼前四五十歲,瘦長(cháng)臉,眼角微微下垂,滿(mǎn)臉尖酸的婦人,噼里啪啦說(shuō)了一堆。

  每個(gè)字她都明白,但組合在一起,她就有些聽(tīng)不懂了。

  什么叫做收拾房間,倒恭桶!

  她不是來(lái)私塾里讀書(shū)的嗎?

  怎么還負責做這些下人的活,真是活久見(jiàn)了!

  聽(tīng)著(zhù)婦人的口氣,這應該不是第一次了。

  也許這是原主不愿意想起的事情,所以在她的記憶里沒(méi)有。

  “快點(diǎn)小夏!還愣著(zhù)做什么!”

  這個(gè)面帶尖酸的婦人看著(zhù)安初夏不動(dòng),強硬的把她朝后院拉去。

  她可是來(lái)幫工做飯的,這幾天安初夏沒(méi)來(lái)上學(xué),秀才娘子就想讓她幫著(zhù)做這些。

  她有些不愿意,秀才娘子還不高興。

  為了不丟掉這份工作,婦人知道安初夏今天來(lái)上學(xué)了,立馬就來(lái)前院拉人。

  “怎么來(lái)的這么晚,不就是落水了,還在家休息這么長(cháng)時(shí)間。

  還不進(jìn)去,快把房間收拾干凈,把恭桶倒了,老放在屋子里,怪難聞的!”

  安初夏被拉進(jìn)后院,就聽(tīng)到站在房檐下一個(gè)柳眉細目,顴骨隆起,鼻子微塌,兩片薄薄的嘴唇高高翹起。

  三十多歲面色帶著(zhù)一絲刻薄正一臉不耐煩的瞪著(zhù)她。

  看著(zhù)安初夏呆呆站在那里沒(méi)動(dòng)。

  皺起眉頭,聲音微厲的說(shuō)道:“還站在那里干什么,你要是不聽(tīng)話(huà)的話(huà),我就讓相公把你攆出私塾。

  就你笨的跟豬一樣,三次縣試都交白卷,這件事不說(shuō)我們青石鎮的讀書(shū)人都知道。

  恐怕就連縣城的其他地方學(xué)子們也傳遍了,你離開(kāi)我們家私塾,看哪個(gè)地方還愿意收留你讀書(shū)?!?/p>

  現在安初夏總算知道為什么原主明明不情愿做這些事,甚至在她腦海里都不愿意存儲這些記憶。

  最后還是捏著(zhù)鼻子做了,原來(lái)是受了威脅。

  可是原主怕沒(méi)有地方收留她讀書(shū),但來(lái)自現代的安初夏卻求之不得,她也沒(méi)打算考科舉走入仕途。

  干嘛要去給人倒屎尿恭桶。

  是她穿越來(lái)掉進(jìn)河里腦子真進(jìn)水了嗎?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