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超品風(fēng)水師夢(mèng)一刀本尊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超品風(fēng)水師夢(mèng)一刀本尊

古柯資訊主角:顧風(fēng)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古柯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超品風(fēng)水師》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顧風(fēng)的小說(shuō)《超品風(fēng)水師》講述的是:道門(mén)中人,貧夭孤必占其一。 身為風(fēng)水師的顧風(fēng),便占了一個(gè)貧字。 奉師命,下山破蔣家之災,卻不料卷入一場(chǎng)多年前的恩怨。 踩惡人,斗邪術(shù)。 且看顧風(fēng)如何斗智斗勇,逆天改命!
更新時(shí)間: 2024-06-21 14:40:01
免費閱讀

第六章 血符

門(mén)口。

蔣大山嘴巴長(cháng)得大大的,地上一些黃符帶著(zhù)火苗子落在地上逐漸泯滅,而顧風(fēng)已經(jīng)穿上了道袍。

看似平淡無(wú)奇。

可蔣大山很清楚的記得,之前自己這屋里陰冷的像是地獄似的。

“先生?!?/p>

蔣大山看著(zhù)顧風(fēng)的眼神直冒光了。

“大恩大德,永生......”

“哎,還沒(méi)完事?!鳖欙L(fēng)回頭斜了一眼蔣大山。

正打算下跪磕頭謝恩的蔣大山一聽(tīng)這話(huà),直接渾身打個(gè)哆嗦:“難道......”

“你這地方正對陰風(fēng)口,我這一口氣是吹上去了。但你聽(tīng)過(guò)一句話(huà)沒(méi)有,逆風(fēng)而狂,狂風(fēng)不可逆,馬上更猛的就沖刷下來(lái)了?!?/p>

顧風(fēng)抬起頭來(lái),似乎是穿過(guò)了屋檐,看到了頭頂上盤(pán)旋的星云。

“先生,你這意思是......”

蔣大山哆嗦著(zhù)嘴皮子看著(zhù)正在掐算手指的顧風(fēng)。

“你這地方七煞聚集,就像是一條河,前方激流沖刷而下。你這里就是橫在河里的木頭,承的是整條河的力道,再晚了直接給你沖斷了?!?/p>

顧風(fēng)一邊說(shuō)一邊沖到了二樓。

左右一看,二樓正掛著(zhù)一個(gè)陰陽(yáng)鏡。

“乾位卦鏡,福來(lái)生福,禍來(lái)生禍?!鳖欙L(fēng)腳尖一點(diǎn),臨空一腳踢爆了陰陽(yáng)鏡,轉身直接沖上了樓。

“好俊的身手?!笔Y大山跟在顧風(fēng)屁股后面,干巴巴的夸了一句。

剛到二樓。

顧風(fēng)還沒(méi)說(shuō)話(huà),就看見(jiàn)蔣大山咽了咽口水,似乎對這里很是害怕。

仔細一看顧風(fēng)明白了。

這四周墻壁上都是多了一層薄薄的泥。

非常臭。

一看就是地下的淤泥被濕氣帶上來(lái)了。

“地煞引起濕氣上涌,這些都是一些沉積在地下的淤泥,你得做事了?!鳖欙L(fēng)回頭道。

“啥事,先生,你說(shuō)?!笔Y大山急忙道。

“重新修房子啊,你這房子漏水啊?!鳖欙L(fēng)沒(méi)好氣的說(shuō)道。

聞聲,蔣大山一拍腦袋。

旁邊老陳是早就聽(tīng)從吩咐拿著(zhù)小本子了,顧風(fēng)說(shuō)啥記啥。

這時(shí),蔣大山突然想起來(lái)了。

之前自己好像是感覺(jué)嘴巴里多了一些苦得極致的東西。

莫非就是這東西?

想到這,蔣大山眼珠子一轉,趁著(zhù)沒(méi)人看自己,舔了一口。

好家伙。

臭的蔣大山直抽抽,不過(guò)蔣大山也確定了,就是這個(gè)淤泥。

走到三樓。

顧風(fēng)看了看,手指快速的掐動(dòng)。

在外人眼里,顧風(fēng)就是站在原地似乎在感悟什么。

實(shí)際上,他是在看整個(gè)別墅的磁場(chǎng)。

在這種局勢下,任何人都沒(méi)有辦法,一絲一毫辦法都沒(méi)有,唯一能做的就是疏通。

此刻,整個(gè)別墅締結出了一個(gè)龐大的磁場(chǎng)。

正是這個(gè)磁場(chǎng)影響了天空之上的煞氣,導致煞氣拼命的往下沖,唯一的辦法就是破除掉這別墅的磁場(chǎng)。

“你們聽(tīng)好了,門(mén)外的坎繼續給我挖,越深越好。不嫌麻煩的話(huà),圍著(zhù)你這房子挖一圈,濕氣涌不上來(lái)就等于是破了一煞了?!鳖欙L(fēng)沉聲道。

聽(tīng)到這,蔣大山直接就推著(zhù)幾個(gè)保鏢往樓下趕。

等那幾個(gè)保鏢下去后,蔣大山恭敬道:“那這樣是不是......”

“別做美夢(mèng)了,你這房子是七煞聚集,濕氣只是一煞,能上樓頂不?”顧風(fēng)指了指上方。

“可以可以,從閣樓能夠上去?!笔Y大山伸手說(shuō)道。

話(huà)罷,顧風(fēng)已經(jīng)沖了出去了。

幾分鐘時(shí)間,顧風(fēng)站在樓頂的房梁東南方向。

“東邊,那一顆大槐樹(shù),從你房子陰風(fēng)穴處,就是東邊的墻壁,墻壁和大樹(shù)之中放一面鏡子,越大越好。實(shí)在沒(méi)辦法就找個(gè)雞年出生的,舉著(zhù)鏡子站在那里?!鳖欙L(fēng)囑咐道。

“雞雞雞......誰(shuí)他馬屬雞的,完事我給一萬(wàn)紅包,麻溜點(diǎn)過(guò)去?!笔Y大山趴在樓頂,吼的聲音是賊大。

這不。

保鏢里一個(gè)人立刻沖了下去。

“木煞斷了,接下來(lái)是水煞,但其后幾個(gè)煞都沒(méi)辦法用這種方式斷了?!鳖欙L(fēng)摸了摸鼻子,大步狂奔到房頂最高處。

“哎哎哎,小心啊?!笔Y大山趴在地上提醒道。

但顧風(fēng)不管不問(wèn),幾步走到最高處,手里的幡往旁邊一插。

另外一只手從懷里摸出一個(gè)墨斗。

顧風(fēng)嘴巴抓著(zhù)墨斗線(xiàn),墨斗就卡在了幡上。

轉身,身輕如燕。

這別墅樓頂是唐氏的風(fēng)格,樓頂是塔形,四面高,顧風(fēng)踩在那細橫梁上,幾步就跑到了另外一個(gè)角。

“現在只能看能不能在煞氣沖下來(lái)后再把它送回去,能成的話(huà),今晚上估計能過(guò)去,若是送不走,這滾滾的煞氣往下沖,只有跑了?!?/p>

顧風(fēng)唾了一口唾沫。

這第一次下山,居然就碰到這么一個(gè)邪門(mén)的事情。

七煞聚集,說(shuō)起來(lái)效果應該連這萬(wàn)分之一都沒(méi)有,可偏偏的......

顧風(fēng)忍不住看向了背后的山。

七煞事小。

但根源是那山上沖刷下來(lái)的龐大煞氣,這根本就是有些不可思議了,一座山上怎么可能累積這么大的煞氣。

來(lái)不及細想。

顧風(fēng)抓著(zhù)墨斗線(xiàn)在塔尖上一繞,又一路跑了回去。

一根墨斗線(xiàn)對應的正是北方和東方。

顧風(fēng)將墨斗卡在東方的塔形上,拔起幡一甩道袍,就這么站在塔尖處。

“先生,好了嗎,我們下去吧?!?/p>

蔣大山哆哆嗦嗦的聲音傳來(lái)。

這家伙上了樓頂就趴在那了,根本是站都不敢站。

“你要下去就下去,現在這離不了我,你這房子就是一個(gè)吸引煞氣的根源,而我們風(fēng)水相師天生能夠隔斷磁場(chǎng)。

我站在這,才有可能把那一股煞氣給送回去,只要送回去了,今夜可安然無(wú)憂(yōu)?!鳖欙L(fēng)頭也不回的說(shuō)道。

夜幕下。

蔣大山看著(zhù)顧風(fēng)那高大的背影,猛地陷入了回憶中。

二十多年前。

云霧山那一位給了自己奇跡的張道人,以及現在顧風(fēng)的背影......

時(shí)間一點(diǎn)一滴的過(guò)去。

突然。

“來(lái)了?!?/p>

顧風(fēng)一聲低吼,道袍狠狠的束在腰桿上。

蔣大山倒是啥都沒(méi)看見(jiàn),可緊接著(zhù)就看見(jiàn)顧風(fēng)渾身衣袍都抖動(dòng)了起來(lái),就像是被八級大風(fēng)扇吹著(zhù)似的。

“呼......”

顧風(fēng)死死的閉著(zhù)呼吸。

此時(shí)在顧風(fēng)眼里,那天上的煞氣洪流正沖刷下來(lái)。

“只要把你送回去了,流歸于洪,你就沒(méi)這么容易下來(lái)了,給我......”顧風(fēng)咬緊了牙關(guān),一咬舌尖,同時(shí)左手搓起了一捧鐵粉。

“噗!”

鐵粉冒著(zhù)火星,再加上顧風(fēng)一口血吐出,立刻煞氣猛地燃燒了起來(lái)。

與此同時(shí)。

顧風(fēng)雙手一抬,巨大的洪流順著(zhù)顧風(fēng)的手被拖飛向天。

狂風(fēng)呼嘯。

煞氣一路直接涌上了天空,融入了天上的煞氣海洋中。

原地。

顧風(fēng)腳一軟,直接一屁股跌坐在了房頂上。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