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蛇纏腰皰疹后遺癥神經(jīng)痛吃什么藥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蛇纏腰皰疹后遺癥神經(jīng)痛吃什么藥

眾人嗟我獨資訊主角:柳畫(huà),玄溟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眾人嗟我獨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蛇纏》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柳畫(huà)玄溟的小說(shuō)《蛇纏》講述的是:信女所求,君座悉聞,得償所愿。...
更新時(shí)間: 2024-06-18 16:30:01
免費閱讀

  我愣住了。

  然而看著(zhù)他,真的漸漸有了一絲熟悉的感覺(jué)。

  可我依然想不起來(lái)。

  他金黃的眸子里瞳孔收縮成一條裂縫,似乎是發(fā)覺(jué)我無(wú)動(dòng)于衷,蛇眸里露出一絲傷感。

  我讓他失望了嗎?

  我莫名地想安慰他,可我還沒(méi)有來(lái)得及說(shuō)話(huà),令人作嘔的腐爛臭味就突然從地板涌上來(lái)。

  地下黑煙濃烈,老瘸子兩手爪子似的摳進(jìn)地板,赤紅兩眼流下血淚,嘴里咕噥著(zhù)聽(tīng)不清的話(huà)。

  我腰上的蛋也被黑煙纏上,我急忙把蛋捧起來(lái),蛋卻愈發(fā)燙得難以握住。

  那些黑煙甚至順著(zhù)蛋纏到了我的手上。

  大蛇握住我捧著(zhù)蛋的手,灼熱一瞬間消失,蛋上腥紅的丁老頭也暗了下去。

  “把蛋藏起來(lái)?!彼f(shuō)著(zhù)看向崔演,眉頭一緊,“他要變成厲鬼了?!?/p>

  老瘸子不是人嗎?

  我像挨了一棍子,被他的話(huà)給打醒了。

  是啊,老瘸子在醫院搶救,啥時(shí)候出來(lái)的?

  房子的大門(mén)突然敞開(kāi),外面跑進(jìn)來(lái)一個(gè)人,沖我大喊:“柳畫(huà)!”

  走廊的聲控燈亮起,照出門(mén)前蘇小眉的臉。

  地上的老瘸子立刻哭嚎著(zhù)往她面前爬:“胡四爺爺!御蛇的陣法被這邪祟破了!救我!您答應會(huì )救我!”

  “你還有臉提四爺!”蘇小眉臉色一變,掏出包里的玉疙瘩甩向老瘸子,那翠綠的玉石“嘭”一聲響,卻是穿透了老瘸子的腦殼砸在地上。

  老瘸子腦袋中間那個(gè)被砸出來(lái)的洞里冒出黑煙,迅速吞沒(méi)了他整個(gè)人。黑煙散去,只剩那塊玉石橫在我們中間。

  這條蛇頓時(shí)沉下面色,冷冷盯著(zhù)蘇小眉。

  我看向她,驚魂未定:“你……是真的小眉?”

  “當然是我!”蘇小眉抬頭瞪向大蛇,“別在他身上賴(lài)著(zhù)了!快跑!他是來(lái)害你的!”

  她也說(shuō)這條蛇害我。

  但我一點(diǎn)也感覺(jué)不到威脅啊。

  “可是他救了我?!蔽要q豫不決。

  “你求他了吧!”蘇小眉著(zhù)急,“他從你身上拿了代價(jià),當然會(huì )辦事!別信他!”

  說(shuō)起來(lái),之前求他的時(shí)候,我的確感覺(jué)到他從我身上吸走了什么。

  而且我從出來(lái)以后就一直沒(méi)力氣,不是我厚臉皮非要賴(lài)在他身上,而是我真的沒(méi)有一點(diǎn)掙扎的能耐。

  難道他真的會(huì )害我?

  我有點(diǎn)慫,看向這條蛇:“放我下來(lái)吧,我得走了?!?/p>

  “去哪?”他的眼睛像兩把鉤子,看得我直露怯。

  “我要找小眉?!蔽一琶仡^求助。

  “別去?!彼麌烂C又認真,“胡四在騙你?!?/p>

  蘇小眉大喊:“你別相信他!四爺這么多年一直護著(zhù)你,誰(shuí)為你好你還不清楚嗎?柳畫(huà),你總該相信我吧!”

  她話(huà)音還沒(méi)落,窗外突然劈下一道炸雷,把屋里閃得锃亮。

  我直覺(jué)情況不對,再一看那條蛇,金眸像要竄出火來(lái)。

  他抬起一只手,指向蘇小眉,蘇小眉雙手快速在胸前結印,卻突然像隔空挨了一擊,飛出去撞在門(mén)前的墻上。

  她咳出一口血,依舊狠狠盯著(zhù)那條蛇:“有種你打死我!”

  “如你所愿?!蹦菞l蛇手指一點(diǎn)。

  我一把給他按?。骸安恍校?!小眉快跑!”

  他倆一下都愣住了,誰(shuí)也不動(dòng),反而給我整得直著(zhù)急,接著(zhù)喊:“我按不住他了!你倒是跑??!”

  那條蛇指著(zhù)小眉的手收了回來(lái),一把抓住我的腕子。

  我掙脫不開(kāi),心里一橫,對他說(shuō):“求求你放了她,我什么都可以給你!”

  他和我四目相對,眼神無(wú)比認真。隨后,竟然輕輕把我放了下來(lái)。

  “你不高興了,那就下次吧?!彼麚徇^(guò)我的額角。

  一陣夾著(zhù)潮濕的旋風(fēng)卷過(guò),燈光全暗,醫館的窗外雷聲滾滾,暴雨傾盆而至。

  我急忙抬頭,他已經(jīng)消失不見(jiàn)。

  蘇小眉趕忙跑來(lái),背起我往外走:“沒(méi)糾纏,算他識相。要是四爺現身和他斗法,才不會(huì )讓他走得這么容易!”

  “他是誰(shuí)?”我問(wèn)。

  “一個(gè)邪路子的東西,你別管?!?/p>

  她的語(yǔ)氣簡(jiǎn)直是命令,我不可能不管,但也不想這會(huì )兒和她爭。

  蘇小眉把我背上車(chē)副駕,立刻驅車(chē)離開(kāi)這里,一邊和我解釋?zhuān)骸拔掖虿煌闶謾C,算了下方位不對勁,找過(guò)來(lái)已經(jīng)晚了……對不起?!?/p>

  她一臉愧疚:“我一直在醫院,老瘸子搶救無(wú)效,死了?!?/p>

  我愣了愣,回想起醫院病床上見(jiàn)到的那個(gè)瘦小的黑影,就是老瘸子的陰魂吧。

  據說(shuō),人的魂離體,魄還在的時(shí)候,肉身沒(méi)有意識,但還能喘氣。

  “他的魂魄本該在醫院交給鬼差,但是我分神了,發(fā)現的時(shí)候,他早就跟著(zhù)你回了醫館。都怪我……”蘇小眉有些煩躁。

  “你不用和我解釋的?!蔽艺f(shuō),“我不怪你?!?/p>

  蘇小眉目光有些躲閃。

  我還有一肚子問(wèn)題:“老瘸子說(shuō)蛋是保護我的,是真的嗎?”

  蘇小眉嘆氣:“應該沒(méi)錯,都要下地獄的人了,他沒(méi)必要騙你?!?/p>

  我接著(zhù)問(wèn):“那柳二爺能給我解開(kāi)法術(shù)嗎?”

  “柳二在鐵剎山禁閉期滿(mǎn),很快就出來(lái)了,到時(shí)候我帶你去問(wèn)他解咒?!边@次蘇小眉答應得很快。

  我剛剛一直想怎么把話(huà)引到胡四爺身上去,現在差不多了。

  畢竟,我總不能上來(lái)就問(wèn),四爺會(huì )不會(huì )知道我蛋的秘密,故意藏著(zhù)不告訴我吧?

  我看著(zhù)她:“四爺在崔演家堂單上,他以前也是崔演的仙家嗎?”

  蘇小眉沉默著(zhù),我估計剛才胡四爺應該是不在,這會(huì )兒有點(diǎn)怕他回來(lái),小眉會(huì )不方便說(shuō)。

  但她還是回答我了:“這個(gè)啊,確實(shí)有?!?/p>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她很平靜:“因為四爺法力高強,很多堂口請求庇護。所以四爺不只在我這里做掌堂教主,還會(huì )去其他堂口做串堂大仙,掛名出馬,能者多勞,就這么回事?!?/p>

  說(shuō)著(zhù),她搖搖頭:“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不過(guò)四爺早就瞧不上崔演,當初是看在二爺的面子上才去他的堂口掛名的,其實(shí)從來(lái)也不過(guò)問(wèn)他堂口的事。所以……蛋的事,四爺知道的并不多?!?/p>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