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逆天魔妃要上位小說(shuō)筆趣閣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逆天魔妃要上位小說(shuō)筆趣閣

大溫柔資訊主角:慕芊九,君無(wú)邪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大溫柔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逆天魔妃要上位》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慕芊九君無(wú)邪的小說(shuō)《逆天魔妃要上位》講述的是:慕小九,第十八代摸金校尉。 慕家養女慕芊九,被妹妹挖掉靈根,毀掉容貌后,被逼跳入深淵。 一朝穿越,慕小九覺(jué)醒神級靈根,修煉,煉丹,煉器,煉符,尋龍探穴,樣樣精通,專(zhuān)治白蓮,吊打一切不服。
更新時(shí)間: 2024-06-07 14:30:01
免費閱讀

第6章

青年以為慕天雪不愿意同行,笑容有些勉強,“既然姑娘不愿,在下也不勉強!”

“小女并非針對公子,還請公子見(jiàn)諒?!蹦教煅ρ矍爸诉€算客氣,不管怎么說(shuō),對方救了她的性命。

眼前青年濃眉大眼,有些娃娃臉,相貌算是出眾,只是穿的衣物實(shí)在窮酸了些,她慕天雪可是慕家的大小姐,怎么會(huì )結交如此窮酸之人。

“不礙事?!鼻嗄赀B連擺手,“還沒(méi)有問(wèn)過(guò)姑娘姓氏..”

“我叫慕天雪?!蹦教煅┒嗫戳饲嗄陜裳?,還是客氣的問(wèn)道,“我該如何稱(chēng)呼公子?”

青年聽(tīng)到慕天雪問(wèn)自己的名字,臉上露出喜色,“在下皇甫兆彥!”

慕天雪眼睛微微一亮,“難道皇甫公子是...”

“不不不!”皇甫兆彥急忙辯解,一臉嚴肅,“慕姑娘,在下只是一個(gè)普通人,并非皇族!”

慕天雪愣了幾秒,還真就信了,“皇甫公子,救命之恩,小女一定會(huì )報答你,只是現在我要離開(kāi)了!”

“慕姑娘你的傷勢還沒(méi)有徹底恢復!”皇甫兆彥還想挽留,下意識攔住她的去路。

慕天雪虛弱起身,“皇甫公子,要阻止我嗎?”

“慕姑娘誤會(huì )了!”皇甫兆彥遲疑了下,取出了一些食物,“慕姑娘若是堅持要離開(kāi),就將這些吃的帶上吧!”

慕天雪看著(zhù)幾個(gè)白花花的大饅頭,眼皮不自覺(jué)的抽動(dòng)了幾下,“皇甫公子這...”

“拿著(zhù)吧,你若是步行去青云宗一定用得上,況且幾個(gè)饅頭而已,慕姑娘不必感激?!被矢φ讖┬θ轀睾偷恼f(shuō)道。

慕天雪不好拒絕的太明顯,只好笑容僵硬著(zhù)收起饅頭,“皇甫公子,我們有機會(huì )再見(jiàn)!”

“慕姑娘一路小心?!被矢φ讖┠克椭?zhù)慕天雪離開(kāi),然后輕嘆了一口氣,不過(guò)很快他又高興起來(lái)。

他這也算是結交了一個(gè)朋友吧?

父皇常說(shuō)人心險惡,那些接近他的人,都是因為他的身份,可他說(shuō)自己并不是皇族時(shí),慕姑娘并沒(méi)有嫌棄他,還問(wèn)了他的姓名,要報恩于他!

慕姑娘的出現,是不是可以說(shuō)明,其實(shí)這個(gè)世界上,并沒(méi)有父皇說(shuō)的那般險惡?

可惜不能與慕姑娘同行,不過(guò)沒(méi)關(guān)系,只要慕姑娘加入青云宗,他們遲早還會(huì )再見(jiàn)的....

離開(kāi)了小城,慕天雪嫌棄的將幾個(gè)大白饅頭扔掉,她堂堂慕家的大小姐,怎么能吃這種俗物!

至于皇甫兆彥的恩情,還是等他能夠進(jìn)入青云宗再說(shuō)吧!

畢竟青云宗可是最高等的修仙宗門(mén),不是隨便一只阿貓阿狗都能進(jìn)去的,她慕天雪,一定會(huì )成為掌教弟子!

抱著(zhù)這樣的心態(tài),慕天雪繼續上路了...

本以為以她的腳程,最多半日就能抵達青云宗,結果天色都快黑了下來(lái),她才到了山腳下。

看著(zhù)那一眼望不到頭的階梯,慕天雪又餓又累,只能硬著(zhù)頭皮往上爬,她已經(jīng)后悔將那幾個(gè)大白饅頭扔掉了。

那個(gè)該死的王八蛋,他若是多提醒她一句,她又怎么會(huì )將饅頭扔掉,在這挨餓?

慕天雪對皇甫兆彥沒(méi)有絲毫的感激之情,一邊攀爬著(zhù)階梯一邊咒罵,在她看來(lái)就是因為那個(gè)家伙話(huà)沒(méi)說(shuō)清楚,才會(huì )導致她吃苦受累!

爬到半山腰的時(shí)候,慕天雪又餓又累,在加上她有傷在身,眼前一花,直接昏死了過(guò)去。

就在慕天雪昏迷沒(méi)多久,兩道身影腳踏飛劍,從虛空上方飛馳而過(guò)。

“師兄,那里好像有個(gè)人影!”

“走,下去看看!”

......

此時(shí)距離青云宗五十里外,慕芊九一路游山玩水,餓了烤些肉食,渴了儲物戒中有著(zhù)頂級的果子和酒水,好不快活。

她將火堆熄滅,跳到了一棵樹(shù)上準備休息一晚,清晨在動(dòng)身繼續趕路。

就在慕芊九正要進(jìn)入夢(mèng)鄉時(shí),手上的儲物戒突然輕微顫抖了幾下,慕芊九瞬間瞪大了眼睛,困意全無(wú),這儲物戒已經(jīng)被她留下了烙印,可她剛剛并沒(méi)有催動(dòng)啊,難道....

慕芊九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那個(gè)被她扒光的男人。

不會(huì )吧,她都跑出這么遠了,那家伙還能找到她不成?

低頭看了眼手上的儲物戒,慕芊九咽了咽口水,重新躺了下去。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繼續睡,睡醒了繼續趕路??!

慕芊九再次閉上眼睛,卻滿(mǎn)腦子都是那個(gè)男人的身影,猛的從樹(shù)梢上坐起,不行,這個(gè)地方不能繼續呆了,她要盡快趕到青云宗!

那家伙是魔族,就算他是魔族大能,她還不信他敢進(jìn)入青云宗來(lái)找自己的麻煩!

打定了主意,慕芊九也顧不上休息,她決定連夜趕路,一口氣抵達青云宗,然后在好好睡個(gè)安穩覺(jué)??!

就在慕芊九滅掉火堆,繼續趕路時(shí)。

距離慕芊九數百里外的無(wú)盡深淵底部,君無(wú)邪猛的睜開(kāi)雙目,恐怖的魔氣席卷了整個(gè)無(wú)盡深淵。

那個(gè)該死的爬蟲(chóng),君無(wú)邪神祗般的面容有些猙獰,他堂堂魔族的君主,竟然被一個(gè)該死的女人扒光了衣服。

一想到自己光著(zhù)身子,在那冰冷的石床上躺了數日,君無(wú)邪就無(wú)比抓狂。

感覺(jué)到手中傳來(lái)柔軟的觸感,君無(wú)邪愣了幾秒,下意識看向手中之物,這是.....

他想起來(lái)了,這是那爬蟲(chóng)所留之物,君無(wú)邪嘴角抽搐了幾下,他本想毀掉手中的臟東西,可這上面有那爬蟲(chóng)留下的氣息,想要找到她的準確位置,還需要這件東西!

扒光他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世間哪有這么美的事,更何況那該死的爬蟲(chóng)拿走了他的混沌果和儲物戒!

她最好沒(méi)有吞下他的東西,不然就不是抽筋扒皮那么簡(jiǎn)單了!

就在君無(wú)邪幻想抓到那爬蟲(chóng)后,應該如何折磨她時(shí),兩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老者還沒(méi)看清人,脫口而出,“魔君大人,您終于邁出....您,您的衣物呢?!”

君無(wú)邪臉色黑的嚇人,“本座還要問(wèn)你們,為何有人闖入此地,你們竟然沒(méi)有絲毫的察覺(jué)?!”

有人闖入禁地?!

兩位魔族長(cháng)老對視了一眼,同時(shí)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它們并未察覺(jué)到有強者靠近,更何況這里到處都是禁制,怎么可能有人闖進(jìn)這里....

最重要的是,魔君大人的衣物也不見(jiàn)了!難道有人貪圖它們魔君大人的美色,不光強了它們的魔君大人,還順走了衣物?!

那么問(wèn)題來(lái)了,能夠潛入在它們眼皮底下潛入禁地的家伙,絕非等閑之輩,若是女人也就罷了,可萬(wàn)一要是男人呢?!

“嘶!”

難不成它們魔君大人,被一個(gè)男人給玷污了?!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