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被竹馬他哥求婚了小說(shuō)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被竹馬他哥求婚了小說(shuō)

雪迦資訊主角:許梔,梁錦墨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雪迦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被竹馬他哥求婚了》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許梔梁錦墨的小說(shuō)《被竹馬他哥求婚了》講述的是:直到未婚夫梁牧之在訂婚當天同人私奔,被拋下的許梔才幡然醒悟,真心未必能換得真心。 她看向那個(gè)一直默默在她身后的男人。 梁錦墨覺(jué)得自己已經(jīng)習慣了黑暗,但許梔給了他一束光。 “我這個(gè)人有些老派,從訂婚到結婚,到死,不換人。”他問(wèn)她,“這是一輩子的事,你想清楚了嗎?” 后來(lái)坊間傳聞,梁家兩位少爺為爭奪一個(gè)女人大打出手,意外的是私生子梁錦墨成為贏(yíng)家。 世人都說(shuō)他冷漠寡情,不近女色,許梔深以為然。 直至春夜月下,男人骨節分明的大手控著(zhù)她纖細腰肢,菲薄的唇輕觸她白皙脖頸,火熱的指尖寸寸逡巡,攪亂了一池春水。 【美強慘腹黑偏執私生子x富家乖乖女】
更新時(shí)間: 2024-06-10 03:30:01
免費閱讀
許梔真是有氣撒不出。 梁牧之平時(shí)總是什么都渾不在意的,此刻語(yǔ)氣小心,這種反差,會(huì )讓她錯覺(jué)他是真的怕她生氣。 像過(guò)去無(wú)數次那樣,她又心軟了。 她態(tài)度軟下來(lái):“沒(méi)有?!? 梁牧之眼底一亮,“那我們和好了?” 許梔:“嗯?!? 她還是有點(diǎn)冷淡,梁牧之也沒(méi)計較,“這件事確實(shí)是我對不住你,你要是還氣,打我罵我都可以,但是你別一個(gè)人生悶氣,對身體也不好?!? 許梔油然生出一股無(wú)力感來(lái)。 她能和他說(shuō)什么呢?他是真的沒(méi)有意識到他的所作所為有什么問(wèn)題,他只是因為偏愛(ài)陳婧,將她推了出去而已。 她想了想才開(kāi)口:“不然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讓你為我男朋友背鍋,你是什么感覺(jué)?” 梁牧之不假思索,“你沒(méi)有男朋友?!? “以后會(huì )有的,”話(huà)出口,許梔微笑,心口有絲絲縷縷的疼痛蔓延,“難道你覺(jué)得我很差勁,沒(méi)人追,一輩子都不會(huì )有男人喜歡我嗎?” “我不是這個(gè)意思……” 梁牧之怔住,他發(fā)覺(jué),他其實(shí)沒(méi)有設想過(guò)許梔交男朋友。 以前兩家人動(dòng)不動(dòng)開(kāi)玩笑,說(shuō)許梔和他定了娃娃親,將來(lái)是要給他當媳婦兒的,他一向玩世不恭,順水推舟跟著(zhù)老一輩開(kāi)玩笑,可從來(lái)沒(méi)往心里去。 許梔是他的發(fā)小,小青梅,兩個(gè)人一起長(cháng)大,她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但她太乖了,他沒(méi)法想象自己未來(lái)真要跟這么乏味的姑娘共度一生。 他喜歡冒險和刺激,這些她都給不了他。 他忽然想起,其實(shí)大學(xué)時(shí),蠢蠢欲動(dòng)想要追許梔的男孩子就不少,她這么單純,他怕她被人欺負,去學(xué)校里請她的舍友幫忙照看她,別讓她被渣男騙了。 她舍友于是開(kāi)起他和許梔的玩笑,他也就順著(zhù)應了,心想只要許梔有個(gè)有男朋友的名聲在外,就肯定不會(huì )被亂七八糟的男人騙。 可現在,他交女朋友了,許梔也快大學(xué)畢業(yè)了,他們都長(cháng)大了,她要談戀愛(ài)也無(wú)可厚非。 只是他仍不放心,“我們小梔子這么乖,很容易被騙的,男人沒(méi)幾個(gè)好的,你得擦亮眼,這事兒要慎重?!? 許梔還在笑,眼神卻透出幾分悲哀,“嗯,我會(huì )擦亮眼的?!? 梁牧之對上她的目光,心口像是被蜇了一下,他莫名有些慌,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胡亂轉移話(huà)題,“對了,我和陳婧的事兒,你先別讓我家里人知道,也別和你爸媽說(shuō),我爸媽還有爺爺都還在氣頭上,等過(guò)段時(shí)間我找機會(huì )再和他們正式介紹一下陳婧?!? 許梔垂下眼,她想起許何平的話(huà)來(lái)。 許何平要她將梁牧之搶回來(lái),但是她拿什么搶呢? 那個(gè)風(fēng)雪夜,陳婧就在派出所附近的酒店,梁牧之舍不得陳婧冒著(zhù)風(fēng)雪去辦保釋手續,卻任由警察將電話(huà)打給遠在學(xué)校里的她。 如今事情被家里人知道了,又讓她為陳婧背鍋。 他甚至還打算鄭重地將陳婧介紹給家人。 他給她的,只有那些不走心的玩笑。 孰輕孰重,一眼明了,梁牧之對陳婧的維護,足以看出他的真心。 她想,這一次,她恐怕無(wú)法聽(tīng)許何平的話(huà)了,她都已經(jīng)輸了,還不如保留一點(diǎn)臉面,有尊嚴地退場(chǎng)。 她點(diǎn)了點(diǎn)頭。 梁牧之放心下來(lái)。 飯菜剛上桌,服務(wù)員離開(kāi),又有腳步聲靠近,許梔望過(guò)去,陳婧已經(jīng)走過(guò)來(lái),徑直往梁牧之那邊去。 “之前沒(méi)有正式介紹過(guò),那天晚上又太倉促了,所以我喊陳婧過(guò)來(lái)一起吃個(gè)飯,”梁牧之解釋?zhuān)澳銈冋J識一下?!? 許梔覺(jué)得臉上的肌肉都變得僵硬。 “陳婧,這是小梔子,我最好的朋友?!绷耗林斡申愭鹤剿磉?,他看著(zhù)許梔,“小梔子,這是我女朋友陳婧,你們對我來(lái)說(shuō)都是很重要的人,所以我希望你們也能成為朋友?!? 陳婧抱住梁牧之的手臂,抬眼沖許梔甜甜一笑,“你好小梔子,以后多關(guān)照?!? 這果然是梁牧之會(huì )喜歡的姑娘,熱情大方,許梔想,然而她卻是個(gè)社恐,面對別人的熱情,總是很難給出同樣的回饋,她禮貌笑了下,“你好?!? 這頓飯對她來(lái)說(shuō),已經(jīng)成了煎熬。 席間,陳婧頻頻給梁牧之夾菜,要他為自己剝蝦。 許梔安靜吃飯,只想盡快應付完。 陳婧卻是個(gè)話(huà)癆,和梁牧之又提起這次打架的事兒,“那你爸媽都知道了,應該會(huì )幫你擺平吧?我聽(tīng)說(shuō)那群混混還想索賠呢?!? “嗯,我媽說(shuō)家里律師團會(huì )去和他們談?!绷耗林Z(yǔ)氣溫柔,“這事兒你就別再操心了?!? 陳婧嘀咕:“但是真的好奇怪呀,為什么你爸媽會(huì )這么快知道?” 梁牧之微微蹙眉,還沒(méi)來(lái)得及說(shuō)話(huà),陳婧矛頭已經(jīng)對準許梔:“小梔子,你真的沒(méi)有和梁叔叔還有梁阿姨說(shuō)過(guò)嗎?” 許梔抬頭,和陳婧對視片刻,她回答:“沒(méi)有?!? 氣氛有些凝滯,梁牧之打圓場(chǎng),“好了好了,小梔子都已經(jīng)幫我說(shuō)話(huà)了,我媽看在她面子上才沒(méi)讓我接著(zhù)跪?!? “我心疼你嘛,”陳婧噘嘴,“你看你的臉,都腫了,還跪那么久……這要是沒(méi)人說(shuō),你爸媽怎么會(huì )對你發(fā)難呢?肯定有人告訴他們的。小梔子,不是我懷疑你啊,你再想想,會(huì )不會(huì )你告訴別人,別人和他們說(shuō)的呢?” 許梔握著(zhù)筷子的手指收緊,她想起了梁錦墨。 但轉瞬她就在心底否定,梁錦墨和梁家其他人關(guān)系并不好,他也不是多嘴的人。 “我覺(jué)得,梁叔叔和梁阿姨可能是從其他什么途徑得知消息的?!彼?。 “都不重要了,”梁牧之安撫不依不饒的陳婧:“退一步講,就算是小梔子不小心告訴誰(shuí),傳到我爸媽耳朵里,人家都幫你頂包了,這事兒也算是翻篇了?!? 陳婧還是嘟著(zhù)嘴,很勉強說(shuō):“好吧?!? 許梔徹底喪失了食欲,她盯著(zhù)梁牧之,語(yǔ)氣很涼,“所以你也覺(jué)得是我的問(wèn)題,是我導致你挨打和被罰跪的,是嗎?” 梁牧之一愣。 他這個(gè)人大大咧咧,其實(shí)事情結束了沒(méi)糾結那么多,剛剛也是為了安撫陳婧才那么一說(shuō),還真沒(méi)想那么多。 許梔平日里像個(gè)小綿羊,忽然這樣嚴肅地質(zhì)問(wèn)他,令他有些懵,一時(shí)想不起要說(shuō)什么。 “我飽了?!痹S梔放下筷子,站起身,“你們吃吧?!?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