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shū)小說(shuō)閱讀網(wǎng)
當前位置:首頁(yè)>資訊>棺妻嫁到百度百科

熱門(mén)小說(shuō)

在線(xiàn)閱讀

棺妻嫁到百度百科

恰靈小道資訊主角:趙默,趙依仙微信閱讀
簡(jiǎn)介: 一本書(shū)小說(shuō)提供作者是恰靈小道創(chuàng )作的小說(shuō)《棺妻》免費章節在線(xiàn)閱讀。主角是趙默趙依仙的小說(shuō)《棺妻》講述的是:為了救我,爺爺打造了一口大紅棺材,讓我每晚都睡在里面,卻不想一條大蛇的出現,徹底打亂了爺爺的計劃,同時(shí)也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更新時(shí)間: 2024-06-08 05:20:01
免費閱讀

  仙女姐姐嬌羞的掩嘴一笑,慢慢的伏在我身上,用極其溫柔的方式,讓只有十二歲的我提前體驗到了什么叫做春宵一刻值千金。

  那夜,春色滿(mǎn)園,如夢(mèng)如幻,卻又是那么的真實(shí)。

  一直折騰到雞鳴十分,我幾乎是精疲力盡,仙女姐姐才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并且叮囑道:“小弟弟,我們還會(huì )再見(jiàn)面,這種羞羞的事情,你就當沒(méi)有發(fā)生過(guò),你不準和任何人講,包括你爺爺,知道嗎?”

  “我要負責。。?!蔽覉远ǖ恼f(shuō)道。

  “可是你現在太小了,要負責等你十八歲,姐姐就嫁給你?!?/p>

  我頓時(shí)激動(dòng)的語(yǔ)無(wú)倫次起來(lái):“仙。。。仙女姐姐,你說(shuō)的是真的?等到我十八歲,你。。。你就嫁給我?”

  “嗯,真的,但是我們兩個(gè)的事情,你不可以告訴任何人,也包括你爺爺,聽(tīng)見(jiàn)了嗎?”

  我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道:“聽(tīng)見(jiàn)了,只要可以再見(jiàn)到仙女姐姐,要我做什么都可以?!?/p>

  第二天,我被一盆冷水澆醒,醒來(lái)之后我依舊感覺(jué)到渾身劇痛,爺爺抓著(zhù)洋盆站在我面前,嘴里冷冷的說(shuō)道:“糟了,傷口果然一晚上就結痂了?!?/p>

  我低頭看了看身上的傷口,似乎已經(jīng)好的七七八八了,轉念想起了昨天晚上出現在我房間的那個(gè)仙女姐姐,心里固執的認為,這仙女姐姐真的是個(gè)仙女,她就是來(lái)拯救我的,想著(zhù)她說(shuō)還可以再見(jiàn)面,我心里就充滿(mǎn)的期待,因為昨天晚上的感覺(jué),實(shí)在太美妙了。

  我沒(méi)有敢和爺爺說(shuō)這件事,因為仙女姐姐臨走的時(shí)候囑咐過(guò)我,這是我們兩個(gè)人的小秘密,不能說(shuō)給第三個(gè)人聽(tīng),她怕羞。

  見(jiàn)我有些意亂,爺爺冷冷的說(shuō)道:“跟我走!”

  “爺爺,去哪里?”我的嘴巴里面擠出幾個(gè)字,意識再次模糊起來(lái),模糊的意識中,我只能感覺(jué)爺爺把我背在了背上,然后走出了家門(mén),朝著(zhù)村子外面的一座山上走了過(guò)去。

  爺爺每走一步帶來(lái)的抖動(dòng)都讓我渾身刺痛無(wú)比,沒(méi)走出多遠,我再次昏厥過(guò)去。

  睜開(kāi)眼睛的時(shí)候已經(jīng)天黑了,我躺在床上,爺爺和另外一名老人家坐在床前,那個(gè)老人家長(cháng)得慈眉善目,頭發(fā)花白,看上去很精神,此時(shí)正在認真的盯著(zhù)我,手已經(jīng)掰開(kāi)了我的下巴。

  “眼神走脫印堂黃,這是意外橫亡的征兆,舌苔發(fā)黑嘴唇紫,七日之內必橫死,趙老弟,這小娃兒是大限將至了啊?!蹦抢先思抑苯诱f(shuō)道。

  爺爺臉色鐵青,此時(shí)估計還在生氣,他瞟了我一眼說(shuō)道:“胡老哥,我這孫子命苦,沒(méi)爹沒(méi)娘,跟著(zhù)我也沒(méi)有過(guò)上什么好日子,如果可能的話(huà),還請胡老哥給指條明路?!?/p>

  那個(gè)被爺爺叫做胡老哥的老人嘆了口氣,看了看我身上的傷口,良久之后才緩緩說(shuō)道:“傷口結痂,疼痛依舊,這是不接受的表現,趙老弟,你都快把這小娃兒打死了,那蛇仙不肯罷休,這就說(shuō)明那蛇仙鐵了心的要他的性命?!?/p>

  爺爺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道:“是的,我也知道,鬼事我還懂點(diǎn),但是妖的事情,胡老哥比我在行?!?/p>

  胡爺爺說(shuō)道:“恩,現在已經(jīng)死了六個(gè)人了,七是蛇妖的輪回之數,想要躲過(guò)這一劫,我只有給小娃兒找個(gè)靠山,他有了靠山,那蛇仙才會(huì )忌憚?!?/p>

  “可是我們去哪里找靠山?”爺爺脫口問(wèn)道。

  “給她娶個(gè)媳婦?!?/p>

  爺爺一愣,隨后臉色一變,嘴里說(shuō)道:“胡老哥你說(shuō)的是冥婚?”

  姓胡的老頭點(diǎn)頭說(shuō)道:“沒(méi)錯,妖鬼相遇兩不存,咱們得給他找個(gè)女鬼做媳婦?!?/p>

  爺爺搖頭說(shuō)道:“他是極陰命格,結冥婚恐怕死得更快?!?/p>

  胡爺爺搖頭說(shuō)道:“蛇妖索命無(wú)可解,極陰命格鬼來(lái)破,如果結對了冥婚,洞房之后也能保住一命

  那蛇妖跟他近七年,夜夜廝守,如果奪他的命成妖,蛇妖的道行會(huì )直升七十年,到時(shí)候恐怕沒(méi)人能夠降的了它?!睜敔敵烈髁艘粫?huì )兒,緩緩的點(diǎn)了點(diǎn)頭。

  一聽(tīng)兩老頭說(shuō)到這里,我忍著(zhù)劇痛蹭的一下就坐了起來(lái),嘴里倔強說(shuō)道:“不行,我不要女鬼媳婦?!?/p>

  而且我有喜歡的人了,就是昨天晚上的那個(gè)仙女姐姐。

  “不行也得行,你還要不要命了!”爺爺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抬手又準備扇我。

  我也不知道哪里來(lái)的勇氣,不閃不躲。而爺爺那一巴掌,終究沒(méi)有下來(lái),他氣的滿(mǎn)臉通紅,嘴里說(shuō)道:“如果你不配合,你只有死路一條你知不知道?!?/p>

  “我知道,可是我娶了鬼媳婦,我以后就不能娶媳婦了!”我滿(mǎn)腦子都是仙女姐姐的樣子,如果娶了鬼媳婦,那我怎么和她交代?

  胡爺爺笑了笑說(shuō)道:“娃兒,你誤會(huì )了,這個(gè)鬼媳婦娶了是幫你擋劫災的,不影響你以后娶媳婦?!?/p>

  我聽(tīng)了之后眼神一亮,看著(zhù)爺爺問(wèn)道:“爺爺,是真的嗎?”

  爺爺點(diǎn)點(diǎn)頭說(shuō)道:“當然是真的,你還真以為人家女鬼能陪你一輩子???她們也是要投胎的?!?/p>

  我當時(shí)心里特別的憋屈,因為年紀小,我只得撅著(zhù)嘴巴說(shuō)道:“那爺爺給我找個(gè)好看的,我要自己選?!?/p>

  “女鬼哪有好看的,還自己選,有女鬼肯要你就燒高香了,你消停點(diǎn),自己闖的禍,自己就應該承擔后果?!睜敔敻静慌麓驌粑?。

  我渾身打了個(gè)激靈,鬼我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但是我心里是有概念的,在電視里面看到過(guò),長(cháng)發(fā)遮面,面容慘白,甚至是七竅流血,要是鬼真的是這樣式的,那我就算活下來(lái)了,也會(huì )被活活嚇死。

  不過(guò)我的想法,絲毫不會(huì )影響到他們的決定,畢竟當時(shí)我還小,只能聽(tīng)大人的。

  “嗯,魂依佛道鬼戀戲,趙老弟盡快去聯(lián)系一個(gè)唱鬼戲的戲班子?!焙鸂敔斀釉?huà)說(shuō)道。

  爺爺點(diǎn)點(diǎn)頭:“我這就去聯(lián)系?!?/p>

  兩位老人商量好了之后,爺爺遞給了胡爺爺一個(gè)玉環(huán),說(shuō)是我們的家傳之物。然后開(kāi)始打電話(huà)聯(lián)系戲班子,并且和戲班子說(shuō)明這一臺是鬼戲。

  所謂的鬼戲,就是戲班子盡管唱,下面是沒(méi)有觀(guān)眾的,只有當事人一個(gè)人看,鄉下的戲班子經(jīng)常會(huì )接到這種戲,聽(tīng)起來(lái)挺恐怖的,但是對他們唱戲的來(lái)說(shuō),其實(shí)沒(méi)有什么影響,而且報酬比平時(shí)唱戲要高出好幾倍,他們自然樂(lè )意接這樣的活。

  聯(lián)系好戲班子之后,爺爺就回去準備搭建戲臺了,而胡爺爺在我休息了半天之后,帶上了一些貢品,拉著(zhù)我去村外五里外的墳頭山請鬼。

  墳頭山是一座專(zhuān)門(mén)用來(lái)土葬的山,墳頭山的周?chē)宋覀凓椃逯?,還有另外兩個(gè)村子,這座山是三個(gè)村子的交界處,而且聽(tīng)說(shuō)這座山的風(fēng)水非常好,死了人葬在這里可以庇佑家里人,所以墳頭山到處都是墳墓和低矮的伴墳松樹(shù)。

  我身上都是傷痛,疼的齜牙咧嘴的,到了傍晚的時(shí)候,胡爺爺連拖帶背的把我帶到了墳頭山下。

  一到墳頭山山腳下,太陽(yáng)已經(jīng)開(kāi)始下山了,胡爺爺看了看天空,然后遞給我一個(gè)饅頭說(shuō)道:“我們先休息一下,吃點(diǎn)東西?!?/p>

  “胡爺爺,還是不休息了,這馬上就要天黑了,我們還是快點(diǎn)找完鬼媳婦然后回去吧?!蔽胰跞醯恼f(shuō)道。

  胡爺爺笑了笑,額頭上的抬頭紋很清晰的顯現出來(lái),嘴里說(shuō)道:“就是要等天黑,找鬼媳婦這種事情,白天是做不了的?!?/p>

  我渾身打了個(gè)激靈,這到了晚上,在一個(gè)全部是墳墓的山里,光想想就覺(jué)得可怕。

  “你怕么?”胡爺爺問(wèn)道。

  我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倔強的說(shuō)道:“不怕,男子漢大丈夫,有什么好怕的?!?/p>

  其實(shí)嘴里這么說(shuō),心里已經(jīng)在哆嗦了,只不過(guò)要面子,根本就不想承認我自己害怕,而且我也清楚,怕沒(méi)有用,他們不會(huì )因為我說(shuō)怕就允許我回去。

  一直等到天黑,我從來(lái)沒(méi)有覺(jué)得時(shí)間過(guò)的這快過(guò),也許是因為不想上山,總希望時(shí)間過(guò)的慢一點(diǎn),可是越這么希望,時(shí)間就過(guò)的越快。

  “走吧,上山請鬼,上去之后不要亂說(shuō)話(huà),我來(lái)說(shuō)就可以了,如果你感覺(jué)到冷,或者有人拍你的背,千萬(wàn)不能回頭?!?/p>

  胡爺爺站起身來(lái)拍了拍屁股,點(diǎn)起了一盞煤油燈,抬腳就沿著(zhù)小路走了上去。胡爺爺說(shuō)不能用手電筒,手電筒的光太強,容易引起那些東西的注意。

  我極不情愿的跟在后面,很快就來(lái)到了一個(gè)墳墓比較密集的區域。

  這里的墓碑都是找同一個(gè)石匠雕刻的,所以長(cháng)得基本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墓碑上面的那些看上去帶著(zhù)些許笑容的黑白遺照。

  胡爺爺領(lǐng)著(zhù)我開(kāi)始一個(gè)個(gè)墓碑的看,看墳墓里面埋著(zhù)的是男是女,如果是女的,就仔細看一眼多少歲死的,超過(guò)25歲的,基本都忽略掉了,因為農村里面超過(guò)二十五歲的基本都已經(jīng)嫁人了,死前嫁過(guò)人的,是不能結冥婚的。

  我跟在胡爺爺后面,山上陰風(fēng)陣陣,心里總是覺(jué)得發(fā)慌,胡爺爺在上山前提醒過(guò)我,也許是因為心里作用,我真的感覺(jué)到有些冷,而且也感受到了有什么東西在拍我的背。

  連續找了十多個(gè)墳墓,總算找了一個(gè)二十二歲就死了的女子墳墓。

本站轉載小說(shuō)免費章節由分銷(xiāo)平臺授權推廣至其官方書(shū)城閱讀,版權歸屬分銷(xiāo)平臺與本站無(wú)關(guān)

Sitemap